❤胡桐桐❤

沉迷胡歌歌美貌…尤其这小妖精一被虐身就更勾人了😘站胡受向,爱虐歌文,咳咳我很疼他我不是后妈😁

【璞臣/诚台/靖苏】还君明珠01

又名当璞臣/诚台/靖苏遇上还珠(主要是新还珠),主线是臣臣进京认爹的故事。

形式并不是连续小说那样,每章较为短小,并会根据套用情节的跳跃而断层。

脑洞大开,不喜勿喷。逻辑什么的不存在,历史什么的不存在。希望大家看的开心hhh。

PS:知道大家看完这一章会有很多很多疑问,后文会一一解开滴~~

PPS:凯歌的【只道寻常】也在更,并没有弃,想看走tag→凯歌 只道寻常

————————————

此章主要人物:璞臣

此章套用情节:尔康紫薇初遇


这一日的金陵城好不热闹,大街小巷人山人海。百姓均俯身低首,齐声高呼:

【陛下万福,泽被苍生!】

【台殿下万福,恩满民间!】

红绸宝马,仪仗万队,锣鼓喧天,风光无限。

原来是金枝玉叶明台殿下的弱冠之礼兼册封大典。大梁有皇规,凡是皇子及弱冠之年,或公主迎来碧玉年华,都要行册封大典。而这金陵城谁不知道,琰帝向来最宠爱的便是这位台殿下了。

一行人马浩浩荡荡,当今圣上萧景琰乘马车位队伍前列,四周无帘遮挡,面上挂着和蔼亲民的微笑,不拘地与子民招手致意。紧邻帝王的御前侍卫石太璞却只严肃着一张脸,警惕地驾着马随琰帝左右,还不时提醒周围手下要小心护陛下和殿下的周全。

而与此画风截然不同的是,在稍靠后一点的马车上的台殿下一点也不安分,在车里活跃得很,时不时地半个身子都要探出车窗与周遭的百姓打招呼,【大家好!大家好!嘿嘿嘿……谢谢大家,谢谢大家!】。他一会晃到左边,一会儿又晃到右边,可把抬轿子的几位给累得够呛。

【明台,不许胡闹。】比明台稍年长几岁的明诚在旁提醒道,他今日也是被正式的皇子装和周围看热闹的人群给拘着了,要不然搁给平常,他早就对这小家伙的动手了。

明诚其实并不是皇族中人,只是他于明台有救命之恩,在明台乔装偷偷溜出宫的一段日子里,两人同生共死,经历了许多许多,虽说琰帝的心里至今都并没有完全接受明诚,但念着那些时日他对明台的照顾和牺牲,当然,也有明台于他的不可磨灭的情意,便也在台殿下的软磨硬泡下答应了让他以皇子的身份待在宫里。

明台白一眼明诚,转而将身子扭向了另一边,【谢谢大家!谢谢大家捧场!!】

【台殿下,群众太多,现场混乱。为了你的安全……】明诚又劝阻了一番,可还没说完就被从车队最后传来的一阵骚动给打断了。

有侍卫高呼:【什么人,竟敢冲撞陛下车队?!】

 【保护陛下,保护殿下!】石太璞虽在队伍前面,但还是很快觉察到了危险信号。他果断利落地抽出腰间的鞭子,嘱咐手下保护琰帝和台殿下不受惊扰,便调转马头朝队伍后方冲去。

 ————————————

【不要!不要抓我……我要见陛下!我要见陛下!】石太璞还未赶及,便听得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喊。再看,“闹事”的人被侍卫拉着,旁边的侍卫趁此棍棒相加,很快,那人所着白衣上便满是尘土和鲜血。

石太璞姗姗赶来,手用力一拉马缰,马儿发出一阵嘶吼。他一个纵身跳下马来到近前——人趴在地上,虽看不到脸,但石太璞还是看出这人是个书生模样。脑后绑着的发带也已然松垮,他垂着头,整个身子颤抖的厉害。不过,即使还承受着周遭侍卫的拳打脚踢,他还是拼尽力气往前爬动。

【住手!】不知心底哪里冒出的一份不忍与柔软,石太璞喝止道。

他匆匆上前,在离人几米的地方又站住了脚。

地上的人似乎察觉到石太璞的靠近,他努力往他的方向爬,看到了威风的官靴和绣着特质图案的官服下摆。似乎是看到救命稻草般,他用尽力气往前一扑,死死抓住石太璞的衣角。

石太璞分明看到,那白嫩的手和露出的手腕满是青紫。

没来由地一阵心疼。

地上的人努力抬脸,哀求地望着面前的这位官大人。

石太璞居高临下地看着人,一时竟说不出话。

那是怎样的一双眼……一双氤氲着水汽的桃花眼,红灼生辉,眼里的晶莹盛满了委屈哀怨,长长的睫毛每一次的颤动,苍白嘴唇每一次的颤抖,都狠狠揪着石太璞的心。

即使布满灰尘和血迹,石太璞还是能看出人本来白净如玉的面庞,嘴角挂着的长长的血痕似是一道绝美又无比凄婉的风景。

【告诉陛下……】地上的人终于开口,可声音已经虚弱不已,【秋风不来眼穿枯,飒然而至是吾苏……】。石太璞蹲下身,深邃的眼眸望着眼前的人。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书生微闭了闭眼,一两滴泪珠划过面庞:【辛酉年秋,兰若寺旁。烟雨蒙蒙,画此手卷,聊供长苏欣赏……陛下的诗,陛下的画……】书生手不停颤抖着,泪珠一颗颗接连滑落。

【请你信我……】终究是用完了力气,人一下子松了手倒在了地上。


注:文中诗句改动自——曾几的《再次苏字韵》


评论 ( 10 )
热度 ( 36 )

© ❤胡桐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