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桐桐❤

沉迷胡歌歌美貌…尤其这小妖精一被虐身就更勾人了😘站胡受向,爱虐歌文,咳咳我很疼他我不是后妈😁

【凯歌】只道寻常15

咦?凯哥不愿意跟别人去KTV?可我明明记得歌歌说你们经常一起唱歌呀!

《大好时光》里其实对戴森林不是很厌恶,因为……我很稀饭看歌歌被欺负的戏码呀嘿嘿嘿!

前文走tag→凯歌 只道寻常

————————————


❤怎么撒娇?就这么撒娇。

《琅琊榜》杀青之后,几乎是没怎么休息的,《伪装者》就开拍了。

因为是同一班底,大家都已经很熟络了,自然也就省去了戏前磨合的过程。王凯在这个剧里并没有担男一,这倒也是他自己的主意,他不愿意累得要死要活的。有点揪心的就是,虽说是明家三兄弟,可他对如今观众圈里那群腐女们的可怕早有耳闻,到时候播剧的时候,随便两个拉出来都能被组CP,东哥这边她们拉着玩玩就罢了,可是杨旸……

【凯哥,我喜欢你。】

《琅琊榜》杀青宴那晚,杨旸把他拉到楼梯间说的这句话像是醒酒汤,不过这汤不是喝下去的,是把王凯从头到脚给浇醒的。

当时王凯还沉浸在和胡歌视频聊天的幸福里,酒精也让人反应慢了不止半拍。

【啊?】他醉眼迷离,一脸疑惑地看着面前有些模糊的那张脸,杨旸轻抓着他的小臂,看样子很是清醒。

其实他本就是清醒的,因为杨旸一滴酒也没碰,在桌子上也没说几句话,全程缩在包间的一角盯着王凯的一举一动。

【呃……你可能搞错了……】王凯终于缓过些神来,他撩了一下前额的碎发,【我记得我刚刚说过,我有恋人……】

话说到一半就被堵住了,因为杨旸下一秒紧紧抱住了他。他的头轻靠在王凯的肩上,微眯着眼,似乎尽管这样的时光只有一小会儿,他也要尽情享受。

【我不要管那些。】他抬起头,看着那双深情地像会呼吸的鹿眼,想到几个月来拍戏相处的日子。

杨旸其实从不相信什么假戏真做,可是他不得不承认,《琅琊榜》的拍摄,让他渐渐对王凯产生了好感。

也许不止是好感。

看着他温柔浅笑,听着他嗓音沉沉,他对这个男人越来越着迷。也许还有那么几分,是被那次微博事件戏弄的气愤与不甘。

【你和他不会长久的,】杨旸皱了皱眉,复又认真地说,【这个圈子的规则,凯哥你应该更懂。论身价、背景,我们才最合拍……】

【不要在我面前再说这种话。】王凯干脆地推开了杨旸。

王凯快步想要离开,推开楼梯间的门,王凯停下脚步,想了一会儿才开口道:【希望今天的事情不会影响《伪装者》的拍摄。】

【剧组见。】

杨旸看着他的背影,勉强扯扯嘴角:我们之间就只会有这些么……

 ————————————

整个九层就只有三个办公室,吴磊的办公室就在胡歌办公室隔壁,而再往过就是就是吴磊的父亲,也就是董事长吴起的办公室。

胡歌这几个月从下往上把财务、销售、市场几个部门都旁敲侧击、由浅入深地查了一通,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交易记录,于是他推测,这些机密档案很可能在高层那里。

比如董事长办公室。

可想要进去好好侦查一番似乎有些不容易。

这天,快六点了,胡歌正在锁办公室门,听到吴起办公室传来声音,似乎是在打电话,而且吴总可能是有些不悦,打电话的声音也比较大。

胡歌紧了紧手中的档案袋,若无其事地四周看了看,很正常地踱步往吴起办公室方向走,走过门口时,他手一松,袋子滑落在地上,文档撒了一地。

胡歌颇为“懊恼”地皱皱眉,蹲下身一张张慢慢拾起,动作不疾不徐。

【我应该跟你说过,她的单子我不想接。】

【以她那个人品,我们这儿的摄影师都没有几个想给她照相的。】

【你这是在威胁我!】

胡歌不自觉地慢下了手里的动作,他一面拾纸,一面猜测吴起在和谁通话。

【喂,你在这里干什么?!】一声很不客气的招呼劈头向胡歌砸来。

这声音很是耳熟,胡歌抬头——正是那个看自己不顺眼成天挤兑自己的戴森林。

戴森林端着一杯咖啡,显然是要给吴起送去。他狐疑的眼光透过薄薄的镜片打量着胡歌,小胡子一翘一翘的。

【戴总,】胡歌礼貌地笑笑,【我文件袋掉了……哎哎哎,哎呀!】胡歌边解释边起身,他假装腿一软没站稳,直接往戴森林的方向扑过去,戴森林手中的咖啡撒在胡歌的文件袋上。

【啊——烫死我了!!】胡歌大声地喊着。

【你有毛病啊!】戴森林推了一把胡歌,其实并没有使什么力气。

可胡歌借势向后一倒,【嗷呜】一声,重重摔在吴起办公室门上,左手顺势讯速地扭了下门把手,下一秒整个人就狼狈地躺在办公室地板上了。

这层没有监控,他知道。

【我已经跟你们说了很多次……】吴起电话还没挂,他被突然撞进来的两个人弄蒙懵了。

【戴总,你……你怎么打人啊……】胡歌躺在地上龇牙咧嘴,手捂着肚子,另一只手把文件袋都抓得皱巴巴的,看起来好像真的疼的不轻。

【你胡说八道!!】戴森林气的胡子一抖一抖的,手里的咖啡杯摔在地上,摔了个粉碎。而后抬眼看了看吴起越来越黑的脸色,软了骨头,脸上挂上谄媚而尴尬的微笑,【吴总,您别听他胡说,我没有……】

【都他妈的不想干了是吧?!】吴起声音提高了两个八度,本来工作上的事就够让他窝火的了,还有两个不知好歹的员工在这里给他添堵!

【怎么回事?】吴磊听到隔壁的动静赶来一看,戴森林低着头站在门口,胡歌倒在地上,父亲抓着手机怒气冲天。

【怎么了,没事吧?】吴磊什么都顾不上,赶紧上前扶起胡歌。

胡歌轻轻推开吴磊,堪堪站起,转身对吴起懦懦说,【吴总对不起,是我不小心撞到戴总,可能戴总心里也有烦心事,一时冲动……】

【他打你了?】吴磊立马变了脸色,扭头对戴森林狠狠一瞪。

戴森林刚想开口辩解什么,却听吴起开口道,【胡歌是吧,磊磊亲荐的摄影师?】

【我这儿有个活交给你,明天我让小贾把具体工作给你说一下,有什么问题你再来问我。】

【记住,这活儿不能给我出半点岔子。】

胡歌突然想起刚刚在门口听到的吴起与电话那头人的对话,好像是个很难对付的活儿。可眼下却也顾不上想那么多,只得应承下来。

【爸,您就放心吧。】吴磊在一旁说道,【我今天先把他送回去,我晚点回家。】说完拉着胡歌就走,没给对方任何反驳的机会。

临出门吴磊与戴森林擦肩而过时,对戴森林说,【平时你搞小动作我可以视而不见,但如果你再做伤害他的事,小心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

【我早跟你说过,我有恋人。】胡歌坐在副驾上,一手撑着脑袋,看着飞驰而过的路灯。

【今天吓着了吧,】吴磊自说自话,似乎没听见。

一路上吴磊比平时安静了许多,没多说什么,把胡歌送到小区门口也没有跟进去,只是嘱咐了句【早些休息。】

等到进了单元门,胡歌才掏出手机给袁弘打电话:

【办公室有两个保险箱,书柜里没什么文件资料,都摆的是一些历史天文之类的科普读物,那个吴起似乎还有点文学兴趣】胡歌嗤笑一声,【书柜顶没有东西,办公桌下就不一定了,抽屉也没能看到。】

虽说刚知道胡歌混进W传媒袁弘都快气疯了,但慢慢地还是接受了这个事实,全心全意配合胡歌的行动。

【收到,我们的人也会伺机行事,你自己小心。】

【还有,】袁弘顿了顿,说,【你说吴起有没有可能把资料……放在他家?】

【我想到过,】胡歌回答的沉稳,【可是我怎么……】

【那个吴磊……】袁弘咳了一声,【可能可以帮上忙。】

 ————————————

《伪装者》前几场戏是明公馆的戏份,姐弟四个其乐融融的家戏,拍得很是温馨。

这个班底子基本功都很扎实,出戏入戏很快,每个演员几乎看不到一点在琅琊榜里塑造的人物的影子。

但还是有一点让毛茸茸李雪有些头疼,就是关于诚台之间的对手戏。

具体说,是明台对明诚撒娇的戏份。

杨旸的娇撒的总有些……怎么说,总有些过,李雪也跟他讲过很多次。明台终究不是女人,明诚和明台说到底也是兄弟,撒娇应该偏向小娃娃和大孩子之间的那种,而不是小女人和大男人之间的情人式撒娇。

一开始李雪怀疑是不是自己没有表达到位,直到有一次听到杨旸咕哝地说了一嘴:【为什么不能是情人间的撒娇……】于是李雪的暴脾气终于兜不住了,【那拍出来还像什么话?!】

王凯其实也头疼,他知道杨旸这撒娇问题来源多半也是他的缘故,有时候对戏实在让人感觉别扭。

【哎你家那个,一般怎么冲你撒娇?】靳东有一次这样问王凯。

怎么撒娇?我们俩当然是情人间的撒娇。可你这么一提……

王凯瞬间就有把胡歌带入明台的赶脚。

 

【说好了我要去探班的,我都请好假了,】视频上的胡歌嘟着嘴,【我不管,路不好走我也要去。】

【你嫌我碍事就躲着我点,我去找东哥玩儿好了。】

【盒盒盒,我哪里嫌你碍事了。】王凯盯着屏幕上胡歌的美颜挪不开眼,【还躲着你点?你再敢这么说我可要给你点厉害瞧瞧了。】

【哼,阿诚哥,你在我面前一向都是虚张声势的。】胡歌挑眉,拿腔拿调地调侃王凯。

这一声阿诚哥,可是把王凯叫的心都化了。

怎么撒娇?就这么撒娇。

 ————————————

第二天上班吴起的秘书小贾就拿着合同文件来胡歌办公室,把他需要做的工作明确地说了一遍。

【简单讲,就是为一个大明星拍一组写真。】

【可我之前听吴总说,这位大明星好像……不太好对付?】

小姑娘为难地笑笑,【嗯……可以说这位把我们公司所有摄影师都用遍了,但她每次都不满意,还总是故意找茬,所以这个活确实不太好做。可这位大人物我们实在惹不起,吴总也不好推脱。】小贾把手里的资料递给胡歌。

【呃,行吧,我先看看文件,有什么不懂我再……】

胡歌盯着手里的资料,突然说不出话。

文档首页第一行几个加粗的字让胡歌的心狠狠颤了一下:

著名电影制作人:林沁如。


评论 ( 13 )
热度 ( 39 )

© ❤胡桐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