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桐桐❤

沉迷胡歌歌美貌…尤其这小妖精一被虐身就更勾人了😘站胡受向,爱虐歌文,咳咳我很疼他我不是后妈😁

【凯歌】只道寻常13

这章应该还算有靖苏,所以加了tag,不妥即删。

前文走tag→凯歌 只道寻常

————————————


❤你真的只是他的助理吗?

【杨姐,杨姐,嘿嘿,我来啦!】

化妆师看一眼王凯,和王凯拖着的那个半昏睡状态的人,懵逼程度同半夜接到王凯电话相比没有丝毫下降。

【凯子,你是要玩奇迹暖暖吗?】

【……】

 

胡歌做到化妆椅上以后就啥也不知道了,可能彻底进入昏睡状态了吧,任由化妆师摆弄。另一边王凯也在上妆、着戏服,他忍着不去看胡歌那边。

他想给自己一个惊喜。

他的心脏怦怦跳,也不知道为什么。仅仅是一个梦而已,为什么要有这么深的执念?


一个多小时以后,化妆师盯着镜子,惊讶得说不出话。

她所有化妆步骤都没变,可以说,胡歌每一寸肌肤的效果都在她的预期之下。可是,这跟之前杨旸化出来的气质简直大相径庭。

美人出世,如玉无双,连戏服都还没穿,杨晴就差点跪下叫一声“宗主”了。

而化妆椅上的那位显然还没有开机,眼眸轻阖,睫毛轻颤。他微歪着头,时不时轻点一下。

莫名可爱。

杨晴轻轻推推胡歌,胡歌缓缓睁眼,可能是因为昨晚没有休息好的缘故,一双桃花眼泛着点红。

【都好了,麻烦套下戏服,就OK了。】

【啊谢谢。】胡歌还摸不清状况,抬头看了眼镜子,迟疑了下。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要干嘛……

 ————————————

王凯早在化妆间外等着了,他心中有种难以言说的激动与期待,他坐立难安,穿着戏服在片场走来走去。

【凯哥你能不能消停会,不知道的以为拍苏先生被夏江抓走的那部分呢。】郭晓然在旁打趣。

王凯回头瞪他一眼,正欲回嘴,就听杨晴叫他了。

【凯子!】杨晴示意他进来,她满面笑容,眉宇间掩不住那几分得意,像是即将展示她的一份杰作。

好吧,的确是杰作。

王凯进了化妆间,胡歌已然着好戏服,站在房间中央。他微颔首,许是着了古装不太自在,两只手臂拘着,一双手覆于小腹之上,站姿拘谨小心。

王凯呼吸一窒。

面庞如那凝脂白玉,古装束发露出人莹润前额,两缕青丝由鬓角垂至双肩,鼻线轮廓出挑娇俏,眼波流转唇轻抿,一双桃花眼三分含情五分媚,此时还掺了些许小心翼翼和不知所措,却看着愈发可爱。

戏服敛腰宽袖,衬得人身段非凡,修长玉颈下,白色衬里恰轻掩锁骨。仙气逼人,不似人间之物,却又别有傲骨一番,集结万里山河之凌厉,又夺尽春花秋月之风情。

真真是遥映人间冰雪样,俯首江左有梅郎。

是梦吗?

不是,却同梦中一样。

【殿下。】梦里那声呼唤,忽又萦绕耳畔。

他找到了真正的梅长苏,自然也就找到了真正的萧景琰。

那一刻,王凯觉得自己身体内某个机关被打开了,内心深处的“萧景琰”被召唤了出来,他真正找到了状态。

【长苏……】萧景琰不禁喃喃。

郭晓然不知何时也跟进来了,他在旁猛推一把王凯,把他从呆怔中唤醒过来,【凯哥,魔怔了你!】

【快拍下来呀!】郭晓然胳膊肘怼他一下。

“萧景琰”醒过来,又变回了王凯。王凯拿出手机,担起了摄影师的角色。

【歌歌,站好让我拍两张哈。】王凯半蹲下来,柔声“指挥”道,【正面……好嘞!再来侧面啊……嗯,背过去再来两张。】

 

【都准备着啊!准备开场了啊!演员化好妆了没?】快到拍摄时间,李雪急火火地到了现场,看到工作人员布景走位有条不紊,他又转身去了化妆间。

刚一进门,就发现王凯蹲在地上举着手机。

【干嘛呢这是,妆化好了……】

还没问出口,李雪就止了声。

他注意到了房间中央的胡歌。

应该说,是散发妆的梅长苏。

 

王凯站起来,一脸讨好,轻拍下自己蹲麻的腿,【嘿嘿,李导,来啦!】

【抱歉我耽误时间了啊,照我拍完了,杨姐,帮忙卸下妆吧。】王凯摆出一副赔罪笑。

【等等。】李雪剧本一挥,挡在王凯前面。他仔细打量了下面前这个年轻人。

这男人真他妈该死的漂亮。

这不就是梅长苏真主吗?

【你是那个那个……王凯的助理?】李雪问道,【你怎么今天……你那个……】。

李雪一时语塞。

王凯惊讶平常说起人来不带脏字不打磕的毛茸茸竟然也有词穷的时候。

 

【咦,怎么今天化妆间这么热闹?】一道温润的嗓音响起,众人回头,是杨旸。

微妙的尴尬的氛围在空气中蔓延开来。

杨旸当然也注意到了王凯身边的胡歌。

他又不傻,只稍一打量,便知道胡歌扮的是什么妆。

【哈,李导这是嫌弃我了,找了个替补来?】杨旸瞟一眼胡歌,笑着打趣道。

【胡说什么呢,上妆去。】李雪拍下杨旸的肩膀,催促道。

胡歌耳根子红透了,一面说着抱歉,一面小跑着跑回试衣间。

王凯正欲追上去,却被李雪一把拉住。

大导演从腰间掏出一根烟,点上,吸了一口,缓缓说道:【你刚拍照了?发两张给我。】

王凯鹿眼轻轻一挑,调皮岔开话题:【李导,今天我纯属瞎胡闹,我就是做一个梦……】

【废话怎么这么多,你就发两张给我听到没!】按了烟头,李雪转身去巡场去了。

王凯笑着掏出手机,细细端详刚刚拍下的那组照片。

一旁正在上妆的杨旸通过镜子望着身后的王凯,嘴角的笑容早已消失,眼神深邃,琢磨不清。


PS:宗主化妆视频走→所谓伊人;靖苏互撩视频走→糖太大吃不下

 ————————————

是夜,王凯回到酒店躺在床上,举着手机来回欣赏着那组照片,再看看微博主页上转发过的各主角定妆照,不时啧啧感叹。

然后收到了李雪的一条微信:

【毛茸茸:照片发过来】

呵,还挺不客气。带着一点恶作剧心思,王凯坏笑着想:发就发,不过只给你发背影照,哼。

他选中两张背面照,想着再刺激下李雪,还配了文字:怎么样,美颜盛世吧。外加两个坏笑脸。

照片发出去十分钟李雪都没回复,正当王凯撇嘴想傲娇毛茸茸也太傲娇了怎么连个谢谢都不说,就被一阵激烈的敲门声惊到了,打开门,闯进来的是经纪人胡苗。

【祖宗哎又受什么刺激了你!】胡苗开口就喊道。

王凯一脸懵逼,这时他的手机一震动,是李雪的回复:

【毛茸茸:让你发给我谁TM让你发微博了?!】

What??!!

 ————————————

王凯不愧是王凯,短短十分钟,那条微博转发量突破30万,评论5万,点赞数逾60万。

【嗷嗷网卡哥哥发博了,前排表白!!】

【发的是梅长苏吗?期待榜砸(开心脸)】

【啥时候发个靖王路透啊~~】

【盛世美颜2333,凯凯你也是啊(花痴脸)】

【还没注意杨旸身段这么好……】

【旸粉路过,求正面照QAQ!】

【蒸煮发糖!!靖苏党头顶青天哈哈哈!】

【靖苏党抱紧我!】

……

【苗姐……现在删是不是也来不及了?】王凯像个做错事的孩子,眨巴着萌萌的鹿眼一脸无辜。

【现在删只会火上浇油好嘛。】胡苗划着手机,“没好气”地答道。

【还好,我发的是背面照,应该……】王凯讨好地笑笑。

胡苗摆出一个关爱小朋友的笑容:【我问你,你的粉丝会认不出来你的背影吗?】

【呃……】王凯认真想了一会儿,【应该……不会……】

【那不就得了!】胡苗简直要给自家的主跪了,【杨旸粉丝也不是傻子,总会有人看出来的。】

可路人大多还是“上当”了。

瞬间,“王凯发微赞杨旸”、“琅琊榜”、“杨旸梅长苏”、“王凯杨旸”……齐刷刷上热搜。

其实王凯不觉得自己捅娄子了,只是糟心的是好像全世界都开始把他和杨旸扯在一起,这CP成了他自己炒出来的了。

这跟杨旸有什么关系嘛……王凯怨念地想。

 ————————————

第二天拍摄的时候,王凯情绪怎么也高涨不起来,虽然昨晚打电话向杨旸道歉时对方明确表示不介意,但……但他揪心的不在这儿,而是胡歌从一大早就没跟他说过话。

靳东扮上蔺晨以后脸上笑容不比蔺阁主真主欠打,他轻推推王凯,【嘿,听说你惹事了。】

王凯怨念的鹿眼像是下一秒就要委屈地流出泪了。

【哎毛茸茸心里肯定是高兴的呀,省了多少宣传费。】靳东把手往袖子里一揣,【不过那照片上是谁啊?真是杨旸?】

王凯叹一口气:【东哥,我心里苦啊。】

靳东:【……?】

 

胡歌刚把片场的椅子摆好,回头就看到杨旸捧着剧本站在那里,面上挂着友好的微笑。不知怎么,胡歌心里有一丝莫名的愧疚。

【早上好!】胡歌笑着打招呼。

杨旸走近,点点头算是回应了。

【嗯……微博的事……】胡歌一时语塞,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啊没事没事,凯哥跟我解释了,】杨旸摆摆手,脸上依旧挂着春风般的笑容,【这没什么好道歉的。】

【一夜之间我的粉丝涨了十几万,还连带着上了热搜,我经纪人告诉我有三家广告公司已经发来邀请了。】

【我应该感谢你,不是吗?】每个字都很清晰,像是很认真地在问,温柔嗓音却掩不住语气里的那一丝不悦和威胁。

【你真的只是他的助理吗?】

【凯哥居然连夜打电话来替你挡枪,】杨旸笑笑,【如果你告清楚凯哥,他可能会把正面照也发出来,说不定还会一夜成名,甚至……】

【将我取而代之了呢。】杨旸危险地眯了眯眼睛,笑容却仍然没有消失。

胡歌一时不知道怎么反驳。

【对不起……我没那个意思。】胡歌脸色冷下来,知道再纠缠下去也是无益,转身走了。

 

【为什么?你怎么连个招呼都不打?】刚拍完一场戏的王凯接到胡歌的电话,抬眼看了下周围人都看自己,可能是嗓门有点大了,旋即压低声音,【哪有助理一声不吭走了的?】

【……不不不,宝贝儿,我没对你生气……当然是我的错啦,怎么可能怪你呢。】

【宝贝儿那个微博我真的是无心……】

【可袁弘呢?我怎么和他交代?你们说的那个什么什么沈七,他不是很危险嘛……】

【什么啊我怎么会比沈七还危险……】

【好好好那你乖乖的,我完了再给你打电话啊。】

 ————————————

离开剧组的胡歌来到离家不远的商务中心,有一种如释重负,也有一种失落。

不过,他终于不再被绑在那个讨厌鬼身边,真好!

讨厌鬼王凯!都怪你,做个什么破梦!

胡歌心底暗暗咒骂了一句。

 

他在这个繁华地带吃吃逛逛,似乎想摆脱心里的阴霾。走过一家奶昔店门口被人撞了一下,手里拿着的章鱼丸子掉到地上。

胡歌忧伤地看着地上“牺牲”的章鱼丸子,而后怨念地抬眼,却觉得面前这人熟悉得很,还没等胡歌作出反应,对方就惊讶地开口道:【前辈,你怎么在这里!】

【你是……小蒋?】胡歌认出来了,这是自己当初在警队带过的手下。

【哈,真是太巧了,没想到在这里遇到前辈啊。】年轻人抹一把头上的汗,笑着说。

胡歌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摸着下颌略微思索,而后桃花眼微眯,勾起嘴角:【巧吗?难道不是蒋警官专程来找我的?】

【刚下过雨地上还没干透,你裤腿和鞋子上全是泥,还满头大汗的,显然是急匆匆跑来的。你紧紧抱着那个文件袋,姿势拘束,全然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怎么会不看路?这儿是购物中心,周边可没什么办公区,更别提警察办公了,你这样子更是奇怪。还有,我还没抬头你就急着叫我“前辈”,莫不是早就看到我了吧。】

青年摸摸鼻头,不好意思地笑笑,【前辈不愧是前辈,我确实有事相求。】

【行了,别一口一个前辈,我早就不干这行了。还有,你怎么说话跟古人似的。】胡歌笑笑,转身往奶昔店走,青年跟在后面。

 

【说吧,找我什么事。】胡歌舀一小勺芒果冰激凌送进嘴里。

【嗯……袁队应该跟您提过,那起校园谋杀案。】

胡歌想了想,答道【嗯,是提过。被害人被插了圆规是吗?】

【是。其实案件调查还算顺利,我们找到了一些有力证据。】青年抿一口面前的咖啡,【但还差最重要的一环。】

【嫌疑人目前已有眉目,前辈之前推测的不错,确实是个学生。死者是盛唐集团的副总经理,我们查到,这起案子似乎牵扯到了盛唐和W传媒公司的一些交易往来。】青年说的隐晦,但胡歌知道所谓这牵扯到的“交易往来”交易的究竟是什么。

【我们就差这关键的一手证据,也就是那些交易记录和可以表明那个学生身份的证据。】

【学生身份?这个难道很难查?】

【不难查,只是幕后黑手做的准备工作实在到位,那孩子的身世背景是假的,却伪造得天衣无缝。】青年轻叹口气。

【你刚刚说,W传媒公司?】

【是,我们得到可靠消息,我们要的资料和记录,在W传媒有备份,并且还没被销毁。可能领头人还想另作他用。可这份证据实在不好拿。】

【所以,要我帮什么忙?】

青年抓抓后脑,好像很为难的样子。【其实按理来说前辈您都离开这么久了,不应该再把您牵扯进任何案子……而且,袁副队也一直反对我们这个方案。】

【当然,就只有袁副队反对而已。】

真是个聪明的年轻人,这间接告诉胡歌,这件事由他来做从客观上来讲是最好的选择。

【说详细一些。】

【您破案的专业能力自不必说。您知道的,W传媒是做专为明星拍摄工作的,以您的摄影技术,再加上您为那个……叫王凯是吧,拍摄过一组写真。所以进入W传媒应该不成问题。】

【要打入内部,找准时机,获取证据?】胡歌眼眉微微一挑。

【是这样,】青年又为难起来,【但确实有危险性。这个案子相当复杂……】

【好,我答应帮这个忙。】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应承下来。胡歌微靠在椅背上,微微一笑,【反正我现在也是闲人一个。】

青年赌对了。

他知道,这位胡警官心里的刑警情结就从未消失过。

【太谢谢前辈了!】青年抓起桌上的文件袋,【那……那我先回队报告一下。】

胡歌笑着点头。

临出店门前青年又折回来,唯唯诺诺恳求道:【那个……还请前辈不要告诉袁队是我……】

不等青年说完,胡歌打了个OK的手势,将他打发走了。

 

胡歌独自在奶昔店坐了一会儿,掏出手机,看着通讯录里那个名字,终于还是按下了拨出键。

【喂,是我。】

【你上次说的那个工作的事,我想考虑一下。】

评论 ( 6 )
热度 ( 42 )

© ❤胡桐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