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桐桐❤

沉迷胡歌歌美貌…尤其这小妖精一被虐身就更勾人了😘站胡受向,爱虐歌文,咳咳我很疼他我不是后妈😁

【凯歌】只道寻常12

这章是有靖苏的,所以加了tag,不妥即删。

托福使人头秃,更文较慢请见谅。

前文走tag→凯歌 只道寻常

————————————


❤好啦,心满意足了?殿下?

进组之前,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王凯和胡歌约定不把关系公开,表面上就只是明星和助理的关系。

王凯怀疑胡歌是不是自带“磁铁”体质,只一天的时间,不止刘涛、靳东,就连刘敏涛刘奕君这样的老戏骨拍完了自己的戏场都愿意来找胡歌聊天,片场常常笑声不断。王凯有时候溜到胡歌背后,想往人腰上掐上一把,胡歌却弯着桃花眼不着痕迹地躲开,再去和刘涛或是靳东贫两句讨个巧。

相比之下,梅长苏的扮演者杨旸就显得有些不太合群,也不知是否是角色设置的缘故。他时刻保持着一份安静和小心翼翼。

王凯和杨旸第一场对手戏是在苏宅。

【殿下可知,皇上一旦知道你在查祁王旧案,定会招来无穷祸事。】

【我知道。】

【殿下可知,就算你查清了来龙去脉,对殿下现在所某之事,也并无丝毫益处。】

【我知道。】

胡歌站在房间的一个角落里安静地看着,不得不说正午选角堪称一绝,每场戏看来,都真正有琅琊的味道。而那一瞬间,王凯也不再是王凯,是萧景琰。

王凯和杨旸第一场戏进行地很顺利,孔导也十分满意。休息的时候胡歌给王凯递上热水,王凯着戏服的样子实在是让他喜欢得紧,胡歌弯着嘴角,轻声说:【你演的真好。】

王凯向胡歌凑近了些,他皱皱眉,晃荡着瓶中的水,轻叹了口气。

【歌歌,我找不到感觉。】

【怎么说,我觉得我并不是最好的状态。】

【哦?】胡歌有些疑惑,他觉得王凯已经发挥得很好了。

【嗯……可能我这样说不对,】王凯摸了下自己的头饰,谨慎地微微偏头打量了一下周遭,确定他和胡歌的对话不会被其他人听到,【你知道,有一个对的梅长苏才能有一个对的靖王,有一个对的靖王才能有对的梅长苏,这是相互的。】

胡歌接过王凯手中的杯子,安静地听。他很聪明,已经猜到王凯接下来要说什么。

【演对手戏,就是两个人要……它得两个人……,你,你懂我的意思吗?】王凯的眉头又紧了一些,【可杨旸他……】

【总之我不确定我是不是演出了萧景琰,但他确实不是梅长苏。】

胡歌抬手整了整王凯的衣领,微笑道:【既然角色已定,你也改变不了,尽力就好啦。】

随后还调皮地把小脑袋凑到王凯胸口那里,抬头,琥珀色的眼眸满含笑意,淘气地甩了个可爱的尾音:【殿下?】

王凯被撩得心里痒得不行,手指轻刮了下胡歌的鼻头。

面对这样的人儿,再大的烦恼也能瞬间烟消云散了。

房间另一边,杨旸捧着厚重的剧本,视线不知何时早已飘落到王凯身上,也已然把刚刚的一切收入眼底。

 ————————————

当天拍摄完成,王凯回到酒店已是累极,倒在床上没多久便睡着了。

但他睡得不安稳。

他做了一个梦。

梦里,梅花随风落,素浅白衣,银貂素裹,如瀑青丝垂落,那背影,在风中亭亭,看着脆弱可人,却又别有一番傲骨。

他伸出手,想为那人拂去身上落花。

【先生?】

那般小心翼翼,语气里不再有以往帝王家的威严,像是怕说重一些,那人即刻就会随风而去。

那人缓缓转身,如玉面庞染上在他面前不曾展出的笑意,梅花在周遭盈盈而落,眼眸含星,嘴弯似月,美好得如同沉沉夜色中的白月光。

【殿下。】

这样貌,这声音,分明是……

王凯一下从梦中惊坐起。

 ————————————

胡歌是被一阵较为急切的敲门声惊醒的。

开了门,却是王凯。

【凯哥?】胡歌惊了一下,赶紧拉王凯进屋,顺便探出头去看了看走廊里没其他人,赶忙把门关上,【什么事啊?这个点让别人看到怎么办?】

可王凯不回答,一双鹿眼只注视着胡歌,似乎要把他盯穿。

【我……我脸上有什么东西么?】胡歌把自己乱糟糟的头发弄平,又摸摸脸。他是被惊扰醒的,本来就没完全醒,又被王凯这么光盯着人看不说话的状态给弄蒙了。

【歌歌,你……可以和我对场戏吗?】

胡歌这才注意到王凯手里的剧本。

他许是压力太大,睡也睡不安稳,没有被半夜惊扰后的生气和心烦,取而代之的是一阵莫名的心疼。

做个好演员可真不容易。

【行,哪段?】胡歌根本没演过戏,但王凯这个样儿他也不好拒绝,陪练就陪练吧。

【这段,到结尾了,梅长苏出征前。】王凯点点剧本上用铅笔勾画的那段

【可是……这段还早着呢,你们还没拍到这儿呀,】胡歌更疑惑了,【你急得练这段干什么?】

【歌歌,拜托,我就想找找感觉。你研究过原著,应该能懂当时人物的心理。】王凯表情很认真,一点也不像是在开玩笑。

【好……好吧,不过我需要时间记下台词。】

【好,你记,我不打扰你。】王凯于是转身坐在沙发上,注视着胡歌,满眼期待。

这家伙还来真的。

胡歌叹口气,坐下来开始努力记台词。

 ————————————

【如果不是对自己的身体有十足的把握,我怎么可能临危请命。如果在双方交战的关键时刻,我倒下了,我怎么对得起蒙大哥,对得起前线的将士和大梁的子民。】胡歌声线陡然变得低沉,深邃的星眸中既有安抚,也有不可阻挡的决绝。

【道理我都明白!】王凯情绪被带动得饱满起来,他眼中含泪,注视着眼前人。

【只是以前,我们都是一起上战场。我还从来没有……眼看着你出征,而我却只能留在这里。】“从来没有”后面,王凯恰到好处地哽咽,将情绪又推向高潮。

 

【作为一个明君,你要知人善用。此役主帅的不二人选,是林殊。】胡歌明亮的眸子看着王凯,他一面注意到了梅长苏因病体而说话带些气音的特点,一面也很好地把控了人物的情感,对景琰的期待,对保国责任的坚定。

【可是十三年哪,十三年的分离呀。对你,对霓凰,对每一个人,都太艰难了。】王凯蹙眉感慨,同时也注意到了对面胡歌的那一垂眸。

因为懂得,所以感伤,所以心碎。

简直是表演的神来之笔!

那一刻,王凯几乎要认定胡歌一定学过专业的表演。

【只是这一别,又不知何时才能再见了。】那是发自心底的不舍,王凯觉得自己已经不是在表演,面对胡歌,或者说,面对梅长苏,他最真实的情感得以最完美的释放。

 

【你如此相信我能够承其所志,做一个以民为重的好皇帝,那就尽你所能,安然无恙地回来。】有恳求,更多的是美好的希冀。

【我绝不会让帝王之位动摇我的本心,但我仍然希望,你能一直在我身边,亲眼看着我,去开创一个不同的大梁天下,好吗?】

我想与你许下约定,即使有朝一日你食言而去,至少,我有誓言可依、可忆。

毕竟我们有过希望。

【当然。】胡歌眼眸深邃,些许不忍,却又笃定。只轻轻两个字,却一下子激得王凯差点掉下泪来。语气、强调、字的重度都把握得太完美了。

胡歌还没完全从情节中走出来,就一把被王凯揽入怀中。

他靠在王凯肩上,半眯着眼,打了个哈欠:【好啦?心满意足了?可以去睡觉了吧,殿下?】

这声称呼,与梦中的那句“殿下”完美重合。

【这才对,】王凯往人腰上掐了一把,笑成了个褶子精,【你才是他。】

 ————————————

折腾到后半夜胡歌没怎么费力就睡着了,能帮王凯分忧解难他也很是欢喜,于是睡得很踏实。

可是还没完全睡够的他在天亮之前就被“粗暴”地摇醒了,胡歌眯眯眼,费好半天力睁开眼睛,才看清面前的人。

昨晚对完戏以后不是把他送出去了吗?!

大清早的他怎么又在这儿?!

【你又要干嘛——】胡歌把被子蒙过头,濒临“崩溃”地嚎了一句。

【歌歌,】王凯满脸兴奋,一手扒着被子边缘,语气里带着点讨巧,【今天早点跟我去,见下化妆师好不好?】

评论 ( 11 )
热度 ( 44 )

© ❤胡桐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