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桐桐❤

沉迷胡歌歌美貌…尤其这小妖精一被虐身就更勾人了😘站胡受向,爱虐歌文,咳咳我很疼他我不是后妈😁

【凯歌】只道寻常11

考完的我,是重生的我。

前文走tag→凯歌 只道寻常

————————————


❤咖啡厅可不是吃拉面的地方。

正街这家咖啡厅虽然门面小,但装潢高档气派,表面看着门可罗雀,实际内里灯红酒绿、纸醉金迷。厅内正在放《远すぎた空》,穿着整齐划一的制服的服务员身姿挺拔、步履优雅地为顾客端上一杯杯饮品,或咖啡或奶茶,或可乐或柠檬水。

【呼噜呼噜……】沈傅抓着双不称手的筷子,豪不文雅地往自己嘴里送面。酱料粘在胡渣上、衣领上,到处都是。他嘴里胡乱嚼着,抬眼看了看对面脸若冰霜的美人,皙白的手正拿着吸管轻轻搅动着奶昔。

沈傅忽觉应该注意下形象了,他抽出张纸巾潦草抹了抹,把旁边那束玫瑰花又往对面推了推。

【我专门为胡警官挑的,不知您是否满意?】

沈傅笑起来很难看,尤其是原本黄黑的牙齿还粘着面酱,猥琐又邋遢。

胡歌冷哼一声,眉毛轻轻一挑,桃花眼里满是挑衅和不屑:【沈七,你好像并没什么长进啊。】他从旁边的花束中抽出一朵玫瑰,偏头细细端详,琥珀色的眸子在咖啡厅昏暗的灯光下依然晶亮。

【狱警好像并没有把你调教的很成功。】像是很惋惜似的,胡歌轻轻叹了口气,那气音引得沈傅心头一阵痒痒。

【胡警官在狱里给过我的教训,我牢记在心。】沈傅嘿嘿笑着,又夹起一筷子面。

【我可没给过你什么教训,只不过是亲手把你送进去罢了。】胡歌把玫瑰随手一扔,【当年还多亏你,让我有了升职加薪的机会。】

【可您还是离开这行了,】沈傅邪邪地笑着,【没想到被誉为警界传奇的胡警官也会有栽跟头的时候。】

【哦对了,您现在还敢坐越野吗?】

胡歌的神情霎时降到了冰点,微抬眸,利如刀锋般的眼神朝沈傅直杀过去。

沈傅并没有在意,自顾自地说:【可惜了张警官呀,还那么年轻……】

突然“嘭”地一声,店里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只见那身材修长的男人一手反握微胖男人的小臂,一手按他的头,狠狠将他的脸按进盘子里。服务生壮着胆子过去劝阻,男人手上的力道依然未松,一记狠厉的桃花眼刀飞来,杀气腾腾,低吼了声【滚!】,服务生只得悻悻退开。

【肮脏下流的无赖,人间的渣滓!你没有资格提勉,没有资格提他!】随后手一提,一推,微胖男人整个地摔在身后的墙上,他跌坐在沙发上,脸上粘着面和面酱,喘着粗气,却仍戏谑地看着面前发火的美人。

【咳咳……胡警官,身手不亚于当年啊……】沈傅胡乱抹一把脸,说道:【可那事儿真不是我干的,我是良民啊胡警官。】

【再说,我怎么舍得伤害你呢?】沈傅复又露出那猥琐的笑容,胡歌很想给他脸上再招呼一巴掌。

不过,瞬间的冷静让他想起了当初袁弘提供的一些思路,沈傅当年是要犯,看守相当森严,怎么也不会有机会、时间或精力安排那么完美的一场车祸事故。

【咖啡厅可不是吃拉面的地方。】胡歌整整衣衫,冷冷地警告,【希望你有点自知之明。】

甩下一句话,胡歌转身,大步走出了咖啡厅。

沈傅看着面前狼藉的餐盘,残余的面条可怜兮兮地挂在盘子边缘,被压扁的玫瑰透出一股凌虐之美感。

【没有拉面又怎样,只要老子想吃,就得有人给老子做。】

 ————————————

胡歌回到家,发现王凯已经在等他了。

【你怎么这么早回来啦?】胡歌惊喜不已。换了拖鞋,跑到王凯身前,长手往王凯脖颈上一挂,好似撒娇。

【你去哪了?】王凯一脸“你怎么这么不乖”的神情,因为胡歌只要做这个动作,就说明他心虚做了错事。

【我?……我去跟男人喝酒了呀!】胡歌甜甜地笑着,乖巧地眨眼睛。

这家伙还真不心虚。

【不想要生日礼物了是吧?】王凯把唇角一勾,作势就要推开胡歌。

【你还没问我愿意要什么呢。】胡歌嘟起嘴,脸别到一边。

【那你想要什么?】王凯一手环住人的腰,温柔笑笑。

【嗯……你的两天假期?陪我逛一次超市?或者,再给我做一次蒜蓉开背虾吧?】

王凯的笑容渐渐凝固了。

他藏在身后的那只手,手里拿着的那条天价的限量版手链,在这些简单的小愿望面前瞬间显得一文不值。

愿望简单,却又遥不可及。

他真正想要的东西,自己究竟给得了么。

看着王凯变了脸色,胡歌也急了:【哎呀你别当真,我随意说说的嘛。你送我什么我都喜欢!】

王凯拿出藏在身后的小礼盒。

胡歌迫不及待地打开,里面是一条精致的手链,镶着一个亮闪闪的字母“G”。

王凯帮人戴上,银白色的手链衬得人手腕更加白嫩诱人。

正当胡歌还美滋滋地欣赏着,王凯在一旁似乎很是淡定地问道:【王阿姨说今天看见一个男人来给你送花了,一束玫瑰。】

胡歌愣了,转头对上王凯“危险”的鹿眼。

【是谁啊。】

【是……】

正在这时,门铃响了,胡歌跑去刚把门拉开,袁弘一头就撞进屋里,着急忙慌的。第一反应就是拉住胡歌的手臂,也没说生日快乐,只是焦躁地吼道:【老胡,沈七出狱了!】

王凯在一旁听得一头雾水,【谁?】

胡歌无辜地看向王凯,【送花的。】

这次换袁弘一脸懵逼。

 ————————————

【你是说你们已经见面了?!】

【哎呀你别那么大惊小怪好不好,】胡歌给袁弘递了一杯水想让他安静些,【那家伙头脑简单,四肢也不发达,有什么好怕的。】

【他的案子是你查的,没有你他也进不了监。刚入狱也是挨了你的一顿揍才服的管教,他怎么可能不想着报复你。小蒋都跟我说了,他在监狱里经常提你的名字。】

【袁——警——官,】胡歌“哀求”道:【是你过度紧张了好伐。】

【我过度紧张?我现在就差给你配两个人保护你了!沈七有什么势力你不是不知道!】

【派人保护,我觉得这倒用不着。】王凯在一旁剥橘子,一边说。

胡歌自然地挽过王凯的小臂,冲袁弘傲娇地扬扬下巴。

【跟我到剧组里去,是最简单也最安全的方法。】王凯啊呜一口把橘子一口吞了。

袁弘也并没有出声反驳,难得附和道:【先这么对付一阵子,倒也不是不可以。我和队里的人抓紧查沈七的背景,争取尽快能把他背后的窝点给端了。】

胡歌:【???】

 ————————————

温馨的床头灯下,王凯认真看剧本的神情乖巧而又迷人。

胡歌端进热牛奶来。他也不是第一次看王凯看剧本,只是这次的剧本似乎有些……沉重?王凯的眉心总是皱起的。

【还不睡啊?】胡歌走上前,【看什么呢?】

王凯自然地拉人坐下,而后揽人入怀,答道:【琅琊榜。】

胡歌眼睛瞬间就亮起来了,【琅琊榜?!】

【怎么,你看过?】

【当然看过!我最喜欢的古风小说,没有之一。】胡歌偏头去瞅王凯的剧本,【凯哥,你演谁啊?】

王凯看人来了兴趣,也想逗胡歌玩玩:【你猜猜,我演谁啊?】

胡歌想了一会儿,还摸了摸下巴故作沉思状,过会儿看着王凯“斩钉截铁”说道:【靖王,萧景琰。】

王凯扬起唇角,揉揉胡歌的脑袋:【你怎么知道?】

【因为……你的智商只够演他呀。噗哈哈哈……】胡歌笑倒在床上。

【哼,长本事了,拐着弯挤兑我。】王凯欺身而上,一手撑在胡歌耳侧。胡歌的笑还是没停下来,王凯索性就吻了下去。

一吻过后,王凯看着脸蛋通红的胡歌:【我是靖王,那你愿意做靖王妃吗?】

胡歌微微歪头,拿腔拿调地打趣道:【殿下,如果你再不放我去收拾行李,我明天就不能随殿下一起进组了。】

【盒盒盒盒盒盒……去吧,本王准了。】


评论 ( 8 )
热度 ( 39 )

© ❤胡桐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