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桐桐❤

沉迷胡歌歌美貌…尤其这小妖精一被虐身就更勾人了😘站胡受向,爱虐歌文,咳咳我很疼他我不是后妈😁

【璞臣/诚台/靖苏】还君明珠04-1

当璞臣/诚台/靖苏遇上还珠(主要是新还珠),主线是臣臣进京认爹的故事。

不是故意要分两部分,只是还没想好璞璞该怎么护妻。

————————————

此章主要人物:嗯……貌似都是。

此章套用情节:紫薇被验身,尔康夜探景仁宫。


又一桶冷水泼去,躺在冰凉的地上的人微微动了一下。

宁采臣艰难地睁开眼,不知皇后是何时来的,她微躬下身,居高临下看着自己。

【他招了么?】

【回娘娘,他嘴巴紧得很,该说的一句都没说。】容嬷嬷在旁回话。

“啪”地一下,容嬷嬷话音刚落,皇后反手就给了宁采臣一巴掌。

【梅妃教了你多少‘媚功’?快说!你向陛下下蛊了吗?快说!】

【没有……真的没有……】地上的人回话已经气若游丝。

【我看他是不会招的,】皇后冷笑道,【容嬷嬷,扒了他的衣服,验一下他是不是处|子。】

【这种练过‘狐媚’功夫的人,年纪轻轻就已经阅人无数了。】

酷刑的折磨让宁采臣的反应迟钝了很多,直到那些嬷嬷们发了疯似的扑上来撕扯他的衣服时,皇后的命令在他的耳边才渐渐清晰起来。

她们要扒了他的衣服,验他的身。

【不要……】宁采臣努力撑起身子,另一只手紧紧护住自己,【不要,不要扯我的衣服……】

【我还是清白的……不要啊……】

那些嬷嬷根本不去理会宁采臣撕心裂肺的恳求,衣襟破碎的“撕拉”声此起彼伏,她们一面撕扯,一面狠狠地掐人的手臂或是其他部位。

当一把将宁采臣的领口撕扯开来时,一枚色泽莹润的玉佩露了出来。

【娘娘,他身上还有贵重的首饰呢!】

皇后闻言命令道:【扯下来,给我看看!】

【是!】

【不要,请不要抢我的玉佩……】宁采臣死活不肯松手。

那是石太璞送给他的定情信物。

他承诺了石大哥要永远戴在身上,无论发生什么,都不会把它摘下来。

容嬷嬷的耐心消磨殆尽,她抓起身边的剪刀,朝那双玉手狠狠扎去……

宁采臣甚至都没有来得及痛呼,容嬷嬷就轻易地掰开了他鲜血淋漓的双手,脖颈间的玉佩被粗暴地扯下。

【娘娘,你看,一个卑微的书僮,身上居然有这个。】

玉佩上雕着一个“石”字。

【呵,怪不得那石太璞会气急败坏到这儿要人,果然这贱人是石家给皇上准备的。】皇后细细摩挲着那块沾着鲜血的玉佩,【然后通过梅妃进宫,还有那个明诚和明台……他们都是串通一气的。】

【这下,所有的事情我都明白了。】皇后站起身,向蜷在角落的宁采臣靠近,她蹲下来,看着人因痛楚不断颤抖的身体,那泪盈盈的桃花眼透出的满是哀怨和不解,心中感叹宁采臣真是心志够坚,事情到了这种地步还能装作一无所知,还能摆出一副惹人疼的无辜可怜相。

眼前这个人,这张与梅长苏像极了的脸,怎么会令萧景琰不动心?

又怎么会让自己不恨!

【你还有什么话好说?】皇后一把掐住宁采臣的下颌,逼问道,【你究竟是石家的什么人?!】

宁采臣手上的鲜血一滴一滴滴落在地上,他的头被迫微扬,右眼滑出一滴泪。

却始终没有开口。

皇后松了手,气急败坏道,【剥|光了他,看看他是什么妖精!】

周围的几个嬷嬷再一次蜂拥而上。

【不……不要,不要!】

外衣被撕扯跌落,紧接着白色的衬里也被撕开了几个大大的口子。

衣服被撕碎的声音不绝入耳,冰凉的空气侵蚀肌肤的感觉愈发清晰。

受辱至此,不如死去。

几乎是没有犹豫的,宁采臣向自己的舌狠狠咬去。

人突然没了声音,容嬷嬷觉得有些不对劲。抬眼一瞧,见人紧抿着嘴唇,鲜血顺着唇角不断流下,含着泪的桃花眼一时间充满了坚毅和果决。

【皇后娘娘,他咬舌自尽了!】

皇后惊惧转头,【留他活口,我还有很多话要问他!】

容嬷嬷慌忙掏出手帕,捏着宁采臣的两颊,将帕子胡乱塞进他的口中。、

求死也不成?宁采臣泪水源源不断地涌出,几近绝望。

石大哥……

石大哥,救我……

 ————————————

皇后本还想再审,但宁采臣这么一闹,她不敢再有所行动,只能先把人关着,命令赛威赛广将人看好,第二日再来审讯。

是夜,赛威赛广在景仁宫外巡视,忽地听到有人喊,【不好了,不好了,佛牙跑丢了!】

紧接着快步跑来两个小宫女,【二位官爷,我们梅妃殿下的佛牙刚刚朝这儿跑来,你们看到了吗?】

赛威赛广对视一眼,一脸疑惑地摇摇头。

其中一个小宫女懊丧地跺跺脚,【哎呀那可是梅妃殿下的最心爱的宝贝,要是找不到,殿下会伤心的……】

梅妃殿下最心爱的宝贝,不是琰帝吗?

不过,梅妃是最得陛下宠爱的,这整个皇宫都知道。

梅妃殿下伤心,陛下就得抓狂。

而且还有两个人眼睁睁瞧见佛牙朝他们这里跑了,没个交代不就是等着遭罪吗?

赛威赛广迅速交换了下眼神,遂主动提出要跟着两位宫女帮梅妃殿下去找“跑丢”的佛牙。

 

另一边树林里,三个身着夜行衣的人站在一个长身玉立、着素浅白衣的人身后。

【多谢梅妃殿下。】石太璞作揖行礼。

站在前方的人微摆了摆手,柔柔的嗓音沉着无比,【不必,救人要紧。你们快去,他们若是回来的早,我也会想法子拖住他们。】

【梅良心,你那个毛茸茸的怪物关键时刻还挺有用的哈~】

梅妃转头,睨了一眼那个身形略胖的黑衣人,【你上点心吧,可别拖太璞和诚儿的后腿。】

蔺晨来不及再争两句嘴,就被明诚拉走了。

进了景仁宫,三人迅速分头寻找,飞上飞下动作迅捷,可半个时辰过去了仍旧一无所获。

 

就在这时,石太璞突然注意到了偏殿斜后方一间毫不起眼的小屋。

他上下打量了一番屋外,而后凭轻功一跃,手臂抓着屋檐悬在半空,借着月光向屋内探视。

屋内的一番景象令他目眦欲裂,心瞬间狠狠揪在一起,几乎拧出血来。

 

他心心念念的人就倒在湿漉漉的地上,人好像只着了件单薄的里衣,不住地发抖,旁边散落着破碎的衣衫,嘴里还被塞了一团帕子。

光线太暗,石太璞无法看清人究竟伤到了什么程度。但他可以确定,宁采臣状况很不好,非常不好。

他快撑不住了,自己必须尽快救他出来。

石太璞飞身而下,向明诚和蔺晨打了个手势,示意人已经找到了。他其实恨不得立刻就冲进去把人带走,但为了大家的周全,还是听取明诚的建议,让明台去找萧景琰救人是最为妥帖的做法。

这时宫外传来赛威赛广的声音,听起来他们似乎已经找到了佛牙,正在向梅长苏回话。

三人知道不可久留,于是飞上宫檐迅速离开。

 ————————————

翌日,皇后刚刚用过早膳,便听宫外太监通报:

【陛下驾到!台殿下、诚殿下、石大人驾到!】

话音刚落,皇后便见萧景琰大步踏进自己的宫内,身后跟着面色阴沉的明诚、石太璞,还有双眼红肿的明台。

琰帝冷着一张脸,如若不是有事,他连半步都不愿踏入这景仁宫。

【臣妾恭迎陛下,给陛下请安。】皇后行礼后直起身,小心翼翼打量着萧景琰,【陛下怎么一大早就过来了?】

【皇后,朕说话向来不兜圈子。朕问你,你把采臣带到你宫里做什么?】

【陛下,一个书僮,也值得您亲自跑一趟?】皇后诧异于萧景琰现在的反应,以往除了梅妃,可还没有人能让萧景琰亲自出马去保护的。

【只怕朕不跑这一趟,人就折在你手里了。】萧景琰冷冷地说。

【前两日这群目无法纪的孩子已经来无理取闹了,怎么今天又来向我要人呢?陛下,您是一国之君,也要被这几个孩子牵着鼻子走吗?】

【放肆!】萧景琰一双鹿眼溢出怒火,【如果你扣了人,现在就乖乖把人放出来!朕懒得跟你废话。】

【既然宫里找不到人,说不定是化妆成小太监溜到宫外玩去了。】皇后额心已经开始冒汗,却仍决定不松口。

【你胡说八道!】明台冲皇后怒吼道,【人都已经在你宫里找到了,你还不承认!你就是要置采臣于死地!】

明台的这句话像是闷雷,在皇后头顶炸开了。

什么叫人已经找到了?

不等皇后作反应,萧景琰已经下了命令,【明诚,太璞,给朕搜。】

【等等!】皇后瞬间提高了音量,呼吸急促,声线也有些断断续续,【陛下有什么证据说宁采臣在我宫里,又有什么理由搜宫?难道不会是梅妃想栽赃于我吗?】

萧景琰危险地眯了眯眼。

好啊,朕的人你也敢反咬一口。

【去搜!】

【陛下!】皇后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态度终是软了下来,【好,臣妾承认,宁采臣确实在臣妾宫中。但是,臣妾不能把他交出来!】

萧景琰居高临下地看着神色激动的皇后,眼中满是不屑与厌恶。

【那个宁采臣与石家关系密切,臣妾已经拿到证据,留着他,一定是个祸患!臣妾是为陛下除害!】

萧景琰不耐烦地把手一挥。

石太璞、明诚立即动身,离开正殿,向昨晚探到的小屋跑去。

 ————————————

【天亮了,睡够了。】容嬷嬷阴森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们要开工了。】

她蹲下身,把宁采臣口中的帕子一下抽出来。冷而潮湿的空气触碰到舌尖的伤口,疼得宁采臣无意识地抽搐了一下。

【你在石家训练了多久?除了你还有别人么?】

地上的人却一点反应也没有。

【好,我看你还要挺到什么时候。】说着她站起身,去旁边抓过一大把银针。其余的几个嬷嬷上前死死按住宁采臣的肩膀和腿。

本以为痛久了也会麻木,但当数根银针扎进身体时,宁采臣还是无法忍受那巨大的痛楚。

但宁采臣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力气喊出声了。身边嬷嬷们的笑声好像渐渐远去,眼前的世界又开始模糊起来。

不知何时听到了门被破开的声音,紧接着是一声急切而炽热的呼唤:

【采臣!】

那个日思夜想,念了许久的声音,在唤自己的名字。

他一度以为那是幻觉。

 

容嬷嬷听到了身后的声响有些疑惑,还未来得及转头看个仔细,整个人已经被提了起来。

出现在她面前的,是石太璞怒火中烧、杀气腾腾的脸。

————————————

emmm...玉佩上刻着的之所以是“石”而不是“璞”,是因为我觉得璞太难刻了2333……


评论 ( 3 )
热度 ( 30 )

© ❤胡桐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