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桐桐❤

沉迷胡歌歌美貌…尤其这小妖精一被虐身就更勾人了😘站胡受向,爱虐歌文,咳咳我很疼他我不是后妈😁

【璞臣/诚台/靖苏】还君明珠03

当璞臣/诚台/靖苏遇上还珠(主要是新还珠),主线是臣臣进京认爹的故事。

写完觉得酣畅淋漓怎么回事?

看石大人这架势,我有点担心容嬷嬷了(笑哭脸)

剧情铺垫:萧景琰一次整夜都留在殊芳斋,与宁采臣下棋,听他吹笛。这件事后来人尽皆知。皇后感受到了威胁,遂采取行动。

————————————

此章主要人物:宁采臣、皇后、容嬷嬷

此章套用情节:紫薇被囚,受针刑


因静太后回宫时日提前了,这些日子内务府忙着调派人手,各宫也都忙着大扫除。殊芳斋人手不够,故而这几日宁采臣没有跟着明台、明诚去上早课,而是留在殿中帮忙。

这日在殊芳斋,宁采臣和明月蹬着梯子擦拭窗框,小邓子小卓子打理院中的花草,大家干得热火朝天的。不知何时一个宫女突然跑进来,着急忙慌地朝宁采臣喊:【宁公子,宁公子,梅妃殿下让你赶紧过去一下,说要交代一些事情。】

【哦……好好。】宁采臣听闻是梅长苏找他,心里自是喜悦和激动的,毕竟进宫后他连母妃一面都还没见到。他连忙从梯子上下来,把手中的布子递给明月,说了声去去就回。

宁采臣初入宫对一些路还不太熟,只好乖乖跟着那小宫女。只是那宫女走得很快,他被带地几乎要小跑起来。只是走着走着,宁采臣便发觉这好像不是去梅长苏宫中的路。

【我们不是要去延禧宫吗?我们这是要去哪儿啊?】

那宫女却不答话,只是走得更快了。转过一个凉亭,那宫女便不见了踪影。宁采臣心生疑惑,四下看看,也没见什么人影。他转身正欲回去,却被一个帕子捂住了嘴,紧接着整个身子被抬了起来,抬着他的是几个人高马大的侍卫,他呜呜地挣扎却毫无用处。

帕子上并未弄迷药,宁采臣一双眼惊惶地看着四周,发觉那些侍卫走的是一条小径,很是幽僻,心想大概没人能看到他被绑来,只是……

正想着,宁采臣便突然被放下来,那些侍卫粗鲁地将他推进一间幽暗阴森的小屋。

他摔在冰冷的地上,微皱了皱眉。再抬头,看到自己正前方坐着的,那不正是……皇后娘娘?

皇后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身旁还站着几个嬷嬷,站得离皇后最近的便是那日在殿中教训自己的容嬷嬷。

一行人的气势让宁采臣心下一惊,他一时还搞不清状况,但无需多猜便知来者不善。眼下别无他法,他赶忙行礼磕头,【皇后娘娘,小生不知犯了什么错,请皇后娘娘开恩。】

不想皇后却只冷冷淡淡地说:【把头抬起来。】

看着那张令人妒意丛生的脸,皇后冷笑着问道:【听说你会吹笛,会下棋,还会写字是不是?】听似柔柔的嗓音里似乎藏着无数的钢刀,令人胆寒。

【回娘娘,只是皮毛而已。】宁采臣把头又低了低,小声答道。

皇后冷笑道,【哼,你的‘皮毛’已经会勾引人了。你的‘骨肉’岂不是会把人给吞了!】

【你给我老实招出来,你混进宫为了什么?是梅妃教你的吗?是石家养着你的吗?你学了多少东西让你来勾引陛下?说!】

宁采臣这才听明白,皇后认为他混进宫是为了勾引萧景琰而后争宠上位。

【皇后娘娘,您千万不要误会。进宫之前,小生与梅妃殿下并无交集,与石大人家也一点关系也没有。我也绝对绝对没有勾引陛下,我可以指天誓日,这是天理不容的事啊。】

皇后轻蔑地看一眼跪在地上的宁采臣,尤其人眉宇间与那妖妃梅长苏的几分神似让她更是妒火中烧,【长得就是一副狐媚样子,做的都是下流事情,还在这儿狡辩!容嬷嬷,给我教训他!】

两个嬷嬷上前将宁采臣粗鲁地架起,容嬷嬷狠狠向人的小腹踹去,宁采臣吃痛地屈起身子,又被一巴掌打得倒在一边。两个嬷嬷随即把他按在地上,脚踩在他的肩胛上狠狠碾压。

宁采臣咬唇努力不痛喊出声,又忍着痛楚解释道:【不,皇后娘娘,您误会了!我只是明台殿下身边的书僮而已……】

还未等宁采臣说完,容嬷嬷便“啪”地一下把一个盒子摔在他面前,盒中装着的大大小小粗细不一的针让宁采臣心下一凉。

他想要挣扎起身,奈何身边两个嬷嬷死死抓着他的手臂。

【不要……啊!!】实在无法忍受无数根针同时扎入身体的痛楚,宁采臣痛喊出声。容嬷嬷将一大把银针狠狠扎入宁采臣的手臂,听宁采臣痛苦的呼喊似乎很是享受,另两个嬷嬷也抓起银针不断扎宁采臣的背部和腿部,他痛得声音颤抖不已。

【啊!……皇后娘娘,请不要,请不要……】恳求中似有哭腔,不知是痛极还是委屈,宁采臣双眼已是泪水盈盈,【我对陛下,只有孺慕之思啊……】

【‘孺慕之思’?你居然敢用这四个字,你有什么资格?容嬷嬷,把他的头抬起来!】

容嬷嬷恶狠狠地揪着宁采臣的头发迫使他抬头,人的发带掉落,青丝散落于肩,却更添凌虐之美。

这种人,留着便是祸患。

宁采臣被人架着,拼命摇头解释,【娘娘,不是那样,不是您想的那样……啊!】背部尖锐的痛楚传来,他几度要昏死过去。

【容嬷嬷,跟他说说清楚。】皇后冷冷地吩咐道。

容嬷嬷抓着宁采臣的头发,银针在他白皙的面庞上轻轻划过,威胁道:【娘娘没有时间跟你耗!今天问你,你老老实实回答,就放你条活路。你不听,这漂亮的小脸,就没了!吹笛的手指,也没了!】

宁采臣咬咬唇,再看向皇后,泛着水光的双眼突然多了些许坚定:【皇后娘娘,小生只是一个卑微的书僮,死不足惜。但是,我被宫女骗来,殊芳斋的人都亲眼目睹,明台殿下一定会追查我的下落。以他的个性,一定会闹个天翻地覆。】

【娘娘,您身为宫中之首,真的要为一个无名小卒担当杀人之罪吗?】

宁采臣这样的反应倒是出乎皇后的意料,她没有想到这种关头这个小小的书僮还会反过来威胁自己。倘若真的让他得宠掌权,后宫哪里还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嘴巴倒是很厉害,该说的不说,不该说的说了一大堆!你现在告诉我,你和梅妃、石家、明台和明诚到底在图谋什么?说!】

宁采臣咬唇不言,身边的几个嬷嬷得了皇后的眼色立即动手,手中的银针轮番扎入宁采臣的身体,人而后又被扔在地上经受拳打脚踢。宁采臣喊得越痛苦,施刑的嬷嬷就越用力。

皇后走上前蹲下身,看着受刑后依然闭口不言的宁采臣,对着人抬手就是一巴掌,宁采臣偏过头,嘴角立即现红。【我今天毙了你,不过是打死一个书僮。容嬷嬷,这儿就交给你了,一定要帮我问清楚,我没有时间跟他慢慢磨!】

【是。】

 ————————————

下了早课,明诚、明台先是在御花园碰到了蔺晨,而后在路上又遇到了迎面跑来的明月和彩霞。

【不好了,不好了,宁公子不见了!】

明台一听宁采臣不见,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追问道:【什么意思,什么叫不见了?】

明月回话道:【今天我们正在殊芳斋大扫除,有一个宫女来报说梅妃殿下找宁公子。可我刚刚去了延禧宫,梅妃殿下说并未传唤宁公子,我也没有看到那个传话的宫女。】

【我们也没见过那宫女,怕是新来的。】彩霞在旁说,这么一想事态真的很是严峻了。

【采臣离开殊芳斋多久了?】明诚蹙眉问。

【有一上午了。】

蔺晨听后刷地一下把扇子一收,【明月彩霞,你们去朝房,赶快告诉石大人。】

【是。】

 ————————————

【啊!!……】根根银针刺入手指的感觉真是生不如死,十指连心,宁采臣痛的死去活来。

每每他痛昏过去,又会立即被冷水泼醒。湿哒哒的发丝凌乱地搭在前额,乌发衬得人面色苍白如纸,只有那微微颤抖的嘴唇宣告着它的主人尚有一丝气息微存。

【我劝你,别扛着了,招了吧。是谁让你伺候陛下的?你以为顶着一副好皮相就可以迷倒陛下是不是?你就可以平步青云了是不是?】

【你以为你不说话我就拿你没辙了?】

容嬷嬷起身,气急败坏地抓起一大把银针就往人身上扎,宁采臣的嗓子已然喊哑,却还是经受不住如此疼痛,再次昏死过去。

 ————————————

宁采臣的失踪使众人忧心如焚,明台在宫中疾步走着,其实他也没主意究竟要到哪儿去找采臣。明诚在身后跟着,知道明台心里焦急,他思考许久,开口提醒道:【假借梅妃殿下的名义把采臣带走,她说谎的背后一定不是善意。皇宫里对殊芳斋没有善意的人,想必大家都很清楚……】

明台一下子停住脚步。

【对,是皇后,一定是皇后!】

 

于是,明台、明诚和蔺晨三人便径直来到景仁宫。明台沉不住气,刚踏入殿中便质问道:【皇后娘娘,你把采臣弄去哪儿了?你要干什么?请你把他还给我!】

【什么事在我宫里大呼小叫?明台,你在殊芳斋可以不守规矩,到我景仁宫里,希望你维持起码的礼貌。】

明诚也给明台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不要冲动。明台强压下心中的怒火,遂向皇后作揖请安,【皇后娘娘吉祥,我宫里的宁采臣被带走了,我想带走他的就只有您了吧。如果您问完话了,就请您把他还给我。】

皇后略一思索:【宁采臣?哦,就是那个新来的书僮?】

明诚在旁心平气和地说道:【皇额娘,明台殿下和那个书僮实在投缘。如果皇额娘没什么事了,就请把他放出来吧。】

皇后看看诚台二人,又瞥一眼蔺晨,轻笑道:【一个小小的书僮,居然惊动二位殿下和蔺太医,你们是不是太小题大做了?】

众人正说间,宫外太监通报:【石大人驾到!】

石太璞风尘仆仆赶来,心中急切却也不失体统。

【臣石太璞恭候皇后娘娘圣安,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皇后拿起桌上的茶杯,轻抿一口茶水:【石大人来这儿,是不是也为了那个叫宁采臣的书僮?】

石太璞恭敬作揖,冷静回话:【皇后娘娘,这书僮的事虽小,但明台殿下的事大。这宫里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娘娘和殿下不睦,娘娘何必为了一个书僮再和殿下伤和气呢?】

【皇后娘娘,如果您肯放了采臣的话,我相信,明台殿下一定会感激涕零的。】

皇后“啪”地一声把茶杯摔放在桌上,声音提高了些许:【一个个口口声声说是本宫带走了那个书僮,可你们无凭无据就来我景仁宫胡闹,这成何体统?一个个臣不臣子不子的,净做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找个卑微的书僮,居然找到我皇后头上来了,你们真是胆大妄为,目无法纪!今天为了不惊动陛下,我就饶了你们。】随后皇后手一挥,怒吼道,【滚,我不想再看到你们!】

瞬间,石太璞双眼已有了怒火和杀气,喉结上下滚动,却又狠狠压下所有情绪,微微低头道:【臣告退。】

 ————————————

【采臣!采臣!】明台一路喊着宁采臣的名字,回了殊芳斋。

【殿下还没找到宁公子吗?宁公子并未回殊芳斋啊。】小邓子小卓子答道。

明台又是焦急又是担忧,人一下子就红了眼框,趴在桌上自责:【我怎么能那么粗心……】

明诚上前柔声安慰:【我们冷静一点,先好好分析一下,不要毛躁。既然皇后一口咬定采臣不在,那么我们怎么问都是没有用的,再说我们一点儿证据都没有。】

明台站起身,抹抹眼泪说:【那我去求父皇,让父皇做主。】

【你认为父皇会因为一个书僮,跑去向皇额娘兴师问罪吗?就算他肯,皇额娘也会一口否定采臣就在景仁宫。要找父皇,就要先找证据,证明采臣就在景仁宫。否则不仅人救不出来,还有可能逼得皇额娘……杀人灭口。】

明诚一个“杀人灭口”,把明台的泪又吓出来了。

 

此时,一直没有作声的石太璞转过身,对众人冷静地说:

【你们听好了,现在天已经黑了。再等两个时辰,等天黑透了,我要夜探景仁宫。】


评论 ( 4 )
热度 ( 21 )

© ❤胡桐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