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桐桐❤

沉迷胡歌歌美貌…尤其这小妖精一被虐身就更勾人了😘站胡受向,爱虐歌文,咳咳我很疼他我不是后妈😁

【璞臣/诚台/靖苏】还君明珠02

当璞臣/诚台/靖苏遇上还珠(主要是新还珠),主线是臣臣进京认爹的故事。

emmm剧情需要,台台的武力值就约等于小燕子的吧hhh……

石诚两只真的都是护妻狂魔啊~~~

剧情铺垫:璞臣定情,且为了认爹,采臣在石太璞、梅长苏等人的帮助下已入宫。

————————————

此章主要人物:璞臣、诚台、皇后

此章套用情节:皇后大闹漱芳斋,掌掴紫薇

这日清晨,明台刚刚洗漱完毕从卧房走出来,便看到明诚、石太璞早已站在殿中候着。明台一愣,【你们两个怎么这么早就过来啦!】

【来看看,一切都好吗?】明诚笑着迎上去,握住明台的手。

【阿诚哥你没事吧?我都在宫里住了二十年了……】

【没问你,】石太璞淡淡地打断道,随后眼神跟着从后殿中出来的人一亮,快步上前紧握住那人的手,关切地问道,【怎么样,还习惯吗?】

宁采臣脸蛋瞬间红透了,他小心翼翼把手抽回,轻声答道,【嗯,多谢石大哥关心,一切都好。】

【哦,搞了半天是来看采臣的。】明台坏坏地一笑,微歪歪头,看看石太璞,再看看宁采臣。

八卦之心在燃烧。

宁采臣羞得低下头,手指不安地搓弄着自己的衣服。

 ————————————

【皇后娘娘驾到!】太监尖声的通报把屋内的四人吓了一跳。

【皇后怎么来了。】明台皱了眉,他向来和皇后不太对付。

明诚和石太璞心里其实也奇怪,但更多的是不安。可不由他们多想,皇后就已经带着几个嬷嬷、丫鬟、侍卫,乌泱泱一大波人踏入了宫殿之中。

【儿臣明诚给皇额娘请安。】

【臣石太璞恭请皇后娘娘金安。】

【皇后娘娘吉祥。】明台的安请得面无表情,语气里显然有些小情绪。

皇后倒是也没跟他计较,直接上了宫殿正位坐了下来,俯视着屋内的一群人。

宁采臣是第一次在宫里见这样的形势,有些心慌,但还是按着石太璞教他的,立即跪下向皇后请安:

【小生宁采臣叩见皇后娘娘。恭祝娘娘千岁千千岁。】

皇后的眼神在宁采臣身上停留了一下,转而轻笑了一声对明台说:【明台,你这殊芳斋可真热闹。外面奴才站了一院子,里面主子站了一屋子。】明台不以为然地垂下眼眸,暗自腹诽。

皇后娇媚又狠厉的眼神扫过房间里每一个人,眼神又落到了还跪在地上的宁采臣。

【哦,这还有一张生面孔,想必就是梅妃赐给你的书僮了。】她嘴角阴森地勾着,手上戴着的长长的指套敲着座椅扶手。

【把头抬起来让我看看。】

宁采臣缓缓抬头,一双温润无害的桃花眼此时满是惊慌和不知所措。白嫩的面庞染了些许淡红,嘴唇莹润,鼻梁高挑,和明台有几分神似,却又多了些天真和不谙世事

好一个美人。

【你刚才说你叫什么名字?】

【宁采臣。】

皇后神色一凛,微微蹙眉,旋即吩咐道:【容嬷嬷,给我教训他!居然不说“回娘娘”,简直反了!】

【是。】嬷嬷答应得极快,谄媚地对皇后笑笑,而后转向宁采臣,浑浊的眼睛里满是狠辣。

她快步上前,手臂高高扬起,而后迅速落下。“啪”地一声,宁采臣应声倒在地上,左脸一下子高高肿起,嘴角立即显出血痕。

【容嬷嬷,你敢!】明台气急了,冲容嬷嬷吼道。

那嬷嬷却一副不把明台放在眼里的样子,公然顶撞他,【我代皇后娘娘教训奴才,有何不敢?】言罢反手对着宁采臣又是一掌,宁采臣被扇的又偏倒向左边。

【住手!】石太璞上前一把揪住容嬷嬷的衣服,力道大得像是要把她整个人拎起来。【容嬷嬷,你敢代替皇后教训奴才,我就敢代替陛下教训你!陛下最讨厌你们这帮狐假虎威的人!】

【石太璞,你不是皇族中人,有什么资格代替皇上!】皇后出言呵斥道。

【他是没有资格,】明诚在一旁虽沉着冷静,但言语里已透着明显的不悦和怒火,【我虽非皇室血脉,却是陛下亲认的皇子。我总有资格吧?】

【你反了,】皇后握紧了拳,怒气腾腾,【你好歹喊我一声皇额娘。你是小辈,也敢对我无礼?】

明诚没有再反驳,但仍理直气壮地瞪着皇后。

被一众小辈顶撞,皇后愈发恼羞成怒,便又吩咐道:【容嬷嬷,继续教训他。】

【谁敢动他!容嬷嬷,我要你的命!】明台急了,随即冲上去就要对容嬷嬷动手。

皇后身边的两个侍卫赛威、赛广见此情景立即上前,一人拉住明台的小臂,一拧一转便把明台整个儿转了个向,制住了他的动作,另一人随即狠狠在明台背后推了一把。明台一下重心不稳向前倒去。明诚眼疾手快地冲上前扶住明台,再转头,眼里已有了微微的杀意:

【反了你们了,还敢对殿下动手!】

石太璞不再站着不动,上前即与赛威、赛广二人动起手来。石太璞是萧景琰钦点的御前侍卫,武功自然是上乘,不需费什么功夫便将两个侍卫打倒在地。

【赛威赛广,你们好歹是我的手下,居然敢动手,不要命了!你们谁再敢动手,我把你们都送到监牢去!】

皇后没想到这几人真的会在宫殿中动起手来,又听石太璞那样说,心里慌张,更加气急败坏:【石大人,你是不是要把我也送到监牢去?】

石太璞硬是压下心中的不满,还是恭敬地作了个揖,【臣不敢,请皇后娘娘看在明台殿下的面子上,再闹下去对谁都不好看,请手下留情。】

明诚也知道不能硬碰硬,那人毕竟是皇后,于是顺着石太璞的话劝阻,【皇额娘,殊芳斋是父皇最喜欢的地方,请皇额娘不看僧面看佛面,手下留情吧。】

谁知他们这一退步,皇后愈发恼怒起来,难道自己在殊芳斋,连个下人也教训不得吗?

【留什么情?这台殿下有圣旨可以不守规矩,难道下人也可以吗?】

又转头向身边的两个丫鬟说:【翠环佩玉,你们两个也上去。帮容嬷嬷教训这个不懂规矩的书僮!】

【是。】

两个丫鬟走近还跪在地上的宁采臣,谁知其中一个刚碰到宁采臣的肩,手便被反拧住,随即整个人被扔了出去。

【石太璞!……】皇后没想到石太璞还敢在她面前动手,看着被扔出去的丫鬟顿时冷汗直冒,一时不知作何反应是好。

【皇后娘娘,臣斗胆,恳请娘娘高抬贵手。今天臣在殊芳斋,就不允许任何人动手。想要动手,不管是谁,先把我撂倒再说。】石太璞冷冷地说,袖底的拳头暗暗紧握,眼神凌厉。

殿中的气氛一下子很是紧张,一时间安静地出奇。这时宁采臣突然重重磕下头去,【皇后娘娘,小生罪该万死惹娘娘生气。请娘娘息怒,小生罪该万死,甘愿受罚,请娘娘饶恕大家。】一双桃花美目盛了盈盈泪水,声音颤抖似有哭腔,也不管自己的脸颊充血肿胀和额头上磕出的血和伤,宁采臣一直重复着,请娘娘饶恕大家。

石太璞惊惧地看着宁采臣一下下将额头重重磕到地上,心疼不已。他知道宁采臣不想连累殿中任何一人,可是他又怎么忍心看他受伤。

这时原本站在殿外的下人们听到动静也不管规矩地冲进来,全部跪趴在地上,齐声恳求:

【请娘娘息怒,奴才甘愿代宁公子受罚!】

【请娘娘息怒,奴才甘愿代宁公子受罚!】

 ————————————

【哟,今儿这殿里怎么这么热闹……啊,皇后娘娘!】蔺晨提着一壶不知什么东西,原本轻松得意地跨进殊芳斋,一看皇后也在,惊了一下。

【臣失礼了,恭请皇后娘娘金安。】蔺晨笑着,随即举着他那壶上前来,【臣刚熬了一味补药,娘娘可要……哎哎哎,啊!】突然,蔺晨似是脚下一滑,身子向前扑,手里的壶也飞了出去,直直地朝皇后砸去。

【啊——】皇后一下子慌了阵脚,眼看就要砸到自己头上时,那壶却硬生生停住了。

原来是石太璞飞身接住了壶。

【娘娘,得饶人处且饶人。】石太璞手端着壶,神色冷峻,语气冰冷到极点。

皇后确实被惊吓到了,一时没缓过神,看着头顶的那壶和石太璞不好看的脸色,也自知不好再闹下去,遂带人狼狈回宫。

 ————————————

【用手帕包住冰块,给采臣冰敷在脸上,就像上次明台受伤时那样做。】蔺晨吩咐那些下人们准备东西,自己端着壶左瞧右瞧,似乎是在看里面的东西经刚刚那么一折腾倾洒出来没有。

【贵为皇后,已经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居然还这样嚣张跋扈,简直不可理喻!】明诚气急,言语间也不管什么长幼尊卑了。

【采臣,蔺晨的冰敷真的很管用,冰敷之后就比较不痛了,而且会消肿的。】明台温柔地给采臣用冰手帕敷脸,动作小心翼翼。

石太璞却突然上前拉起宁采臣的手,【走,我们现在就走!我们现在就出宫去什么都不要了!天涯海角,还没有我们的容身之地吗?】

【太璞,你理智一点!】明诚阻拦道。

【我不要理智!我就是太理智了,才会把采臣陷入困境。我当初就是脑子发昏才会把他送进宫!我要带他走,什么都不管了!】

蔺晨拿着扇子在石太璞头上狠狠敲了一下,【石太璞,你不要一碰到采臣的事就阵脚大乱好不好。你怎么能什么都不管?明台你管不管,明诚你管不管,还有你们的梅妃殿下,你也不管吗?】

宁采臣使劲甩开石太璞的手,眼泪汪汪地摇头,【我不能跟你走。我好不容易进宫,好不容易见到陛下。我要说的话,要做的事,都还没有办到,我怎么能放弃。】

随后水润的眼眸真诚地望着怒火中烧的石太璞,像是做错事的小孩向大人做保证似的,【我以后一定会小心,一定不会再说错话了。】

石太璞心疼地把眼前这个小傻子拥进怀里。

【采臣,你还不明白么,即使你处处小心谨慎,皇后还是会……】

石太璞一下噤了声,因为宁采臣修长的手指轻轻附在了他的嘴唇上。

怀里的人抬头看着他,两汪深邃的桃花潭水,似乎要把石太璞整个人融进去。

【石大哥,你那么了解我,把我送进宫来,你为什么不能成全我呢?】他的声音那么软柔可人,萦萦绕绕,把石太璞的心裹得密不透风。

石太璞紧紧拥住他。

事已至此,他能做的,就是尽力护他周全。

评论 ( 5 )
热度 ( 37 )

© ❤胡桐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