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桐桐❤

沉迷胡歌歌美貌…尤其这小妖精一被虐身就更勾人了😘站胡受向,爱虐歌文,咳咳我很疼他我不是后妈😁

【凯歌】只道寻常09

首先热烈祝贺V榜傲人成绩!!

有小伙伴私信问此文的关键词,那我就胡乱诹几个:娱乐圈、黑道、刑侦、生子、有多甜就有多虐(或者更虐 嘻嘻)

行吧,无奖竞猜:凯哥接的新剧本是啥?

前文走tag→凯歌 只道寻常

————————————


❤兔崽子 or 狼崽子?

胡歌觉得,能将自己的喜好与工作结合起来,是再幸福不过的事了。

就像现在,他背着相机和单反,置身于大好的湖光山色之中,树林阴翳,花香阵阵,即使是蜿蜒崎岖的山路,在暖阳的照耀下也显得无比可爱。

人们常言八月桂花香,虽说现在已经到了九月中旬,这山上的桂花仍在执着绽放,灼灼灿灿,仿若燃烧一季的旖旎。

这景儿,王凯还真没吹牛。

胡歌兴奋地在山路上小跑起来,不远处的桂花林嵌于宝石蓝色的天空,在夏风中轻盈摇曳,花香扑面,沁人心脾。

等靠近了,胡歌渐渐放缓脚步,他歪着头,一会儿走到左边,一会儿踱步到右边,努力寻找最完美的拍摄角度,可是眼前这样的美景,似乎不论从哪个角度拍,都会有残缺。

他最终盯上了一块大岩石。胡歌试着攀上去,一双长腿岔开较大的角度以保持平衡,他稍稍踮起脚尖,一手将一桂花枝轻轻弯下来,一手拿着相机给花朵拍特写。

【喂,那花不能摘!】

突然一声喝止,让胡歌陡然一惊,手猛地放开了树枝却没留神脚下,一滑一跌,整个人连带着相机从石头旁边的山坡上摔了下去。

幸亏有草垫着,坡度比较缓,并没有摔得多严重。胡歌灰头土脸地直起身子,还没来得及站起来,就已经有人奔到他身边。

【你没事吧,怎么样,严重不严重?】

声音听起来还很稚嫩,胡歌闻言抬头,果然是一张少年脸。毛小子蓬蓬的刘海随着风时卷时落,清澈的眼眸里满是未经世事的纯洁和天真。

【桂花开得这样好很不容易,摘下来的话……】

【我只是想拍个照。】胡歌扬起一个礼貌的微笑。

桂花开得是好,但眼前这朵桃花……

阳光下,笑起来的桃花简直太美妙了。

【怎么?腿伤了吗?】少年看他还没有起身,就蹲下来关切地问道。

【哦没事,应该……】胡歌试着起身,可许是伤到了脚踝,只试着往前走了一步就重心不稳要扑地而倒,旁边的男孩赶忙一把扶住了他。

【你先坐下来,不要动。】男孩扶他靠在岩石旁坐下,打开自己的背包,找能帮得上忙的药。

【我妈说,把这个敷在伤处,很快就能见效,我试试哈。】男孩也坐下来,轻轻将胡歌的脚踝放在自己的腿上,慢慢撩起他的牛仔裤管,白皙的脚腕上立即露出一片明显的淤紫。

【那个……】虽说是因为这个家伙自己才摔下来的,可又撩裤腿又上药的,让胡歌也有些难为情。

就在这时,胡歌的手机响了。

【喂,凯哥。】

【嗯,没在忙。】

温柔的嗓音吸引男孩悄悄抬头,眼前的男人微微偏过身子,握着手机的修长的手指在阳光下似乎会发光,他的头轻靠在身后的山岩上,脖颈微仰出美妙的弧度,像正抬头的天鹅。

【确实没吹牛,很漂亮,我拍了。】应该是在和亲密的人通话吧。他的唇稍稍抿起,微垂着头,一手的手指轻轻搓弄自己的衣摆。

真可爱,像是羞涩可人的小女孩。

【哼……我猜你今天也有事……】微微嘟起嘴,似是耍起了些小脾气,下一秒却又好像得了安慰,一双桃花美目也瞬间明亮了起来,【明天?确定?】

【不论怎样别误了你的工作……】

切,口是心非。男孩心中嗔笑一声,又不知哪儿来的一股小小的妒意,手上的力道忽然加重了些。

【嘶…哎!疼……】

【啊?没有没有,没事,只是……树枝不小心划到手了……】看着面前的一下子人像一只慌乱的猫咪,男孩咧嘴笑了,像是为自己的恶作剧成果而洋洋自得。

又解释了两句直至让王凯放心,胡歌收了手机,看着还在忙活的少年,温柔道:【那个……小弟弟,不用弄了。这么点小伤不碍事,我家就在附近,回家稍处理一下就好了。你也赶快回家吧,天快黑了。】

【小弟弟?】男孩似乎是很不满这个称呼,停下手中的动作,抬眼看着胡歌。

【怎么了?】

【我不是小孩子!我已经成年了!】男孩一面争论一面收药,看他气鼓鼓的样子,胡歌倒有了逗他玩玩的念头。

【哟,成年啦。那你多大呀?】

【18呀,18就算成人了。】

【嗯,是,成人成人。】胡歌低头偷笑,这语气和强调,简直就是青春期少男典范。

却被一下子钳住了下巴,力道不大,但胡歌没来得及反应,就“被迫”抬起头。

【不许笑我!】

胡歌蹙眉,有些愠怒地打掉男孩的手,【没大没小,你这都跟谁学的。】

胡歌觉得得赶紧走人了,他扶着岩石壁站起来,男孩见状赶忙来扶他。却好像并不是扶,只是轻轻抓住了他的小臂。

【那个……咱们这也算有缘,能留个联系方式吗?】男孩眨巴着星星眼,一脸真挚。

胡歌却一脸懵,有缘?还要联系方式?

孩子你这搭讪的方式实在是……

【我好歹也帮你上了药嘛……】

瞧瞧,瞧瞧,刚刚还强硬的不行,现在开始撒娇了,典型的小孩子做派!

18岁,这种时候的孩子刚踏入社会会有一种拓展人际关系的渴望。

况且一个毛小子而已,大不了把他屏蔽了嘛。

抱着一种尊重祖国花朵和关爱叛逆少年的心里,胡歌掏出手机让他扫了自己的二维码。

【胡歌?你真名是叫这个吗?】

胡歌点点头。

【你微信名用真名啊?这也太无趣了吧。】少年嘴上这么说,却已经开始兴奋地查他的个人资料。

哼,我无趣?取“WL男神帅到飞起”微信名就很有趣吗?

【小兔崽子……】

胡歌转身离开,虽然一跛一跛的,但还是尽量加快步速,想要快点甩掉这个小尾巴。

看着人急着离开的匆忙背影,瘦削挺拔,线条优美,少年不自觉地露出了笑容。

兔崽子?

我看还是你比较像兔子。

 ————————————

【我是真心来找你帮忙的。】

袁弘语气依旧相当镇定,努力压抑住自己窜动而上立马就要喷薄而出的火气,看着面前亲昵不已简直就要随时融为一体的两人,一面诚恳的请求,一面默默吃下狗粮。

胡歌窝在王凯怀里,头枕在王凯的手臂上,不时张口吞下身后的人喂来的橘子瓣。王凯长臂环过人的颈和肩,一双美手剥着橘子,再递到怀中人的嘴边。

胡歌那半眯着眼享受的模样,让袁弘再度怀疑他到底有没有认真听自己说了些什么。

【我再重复一遍……】

【哎呀,我都听到啦,又没聋。】胡歌摆摆手,稍稍直起些身子,【可我没觉得这案子有什么新奇的啊。】

【这次的作案工具是美工刀、铅笔、钢尺之类的,虽说是校园谋杀,使用这些工具可以理解,但细细想来,选取这些工具作案不是太做作了吗?】袁弘质疑道,【用刀、匕首岂不更直接?他故意用文具弄些弯弯绕,不就是想误导我们认定嫌疑人身份是学生吗?】

【误导?为什么是误导?】胡歌歪了头,往王凯颈窝那里蹭蹭,满脸不解。

【只听我描述,你体会不到现场状况有多惨,】袁弘解释,【被害人小腹被插了七八根铅笔,应该是先用圆规捅了之后才插进去的,胸部有刀伤,舌头也被割下来了……孩子不太可能做到这种地步,不是吗?】

【不太可能,但有可能。】胡歌看向袁弘,【还记得五年前那个灭门案吗?】

怎么会忘……

那桩案子,在当年警队所有人的心上都烙下了一个深深的烙印。

前七名受害人死法不一,且死相极惨。鲜血、脑浆、内脏碎片……一个个惨不忍睹的作案现场令人作呕,大队队长被这个变态杀人魔激怒了,立了军令状,誓要揪出真凶。

最后三名受害人的骨骸是同时发现的,两具成年人的,外加一段小孩的腿骨。

【那时我们就开始出错了,】胡歌的神色逐渐沉重,【我们断定,这家人全部被杀,凶手至少得是外人,而且与这家人有着血海深仇。】

刑警队所有成员连续几夜彻查,不眠不休,排除了所有嫌犯的作案可能。

【那个小孩真的死了么?】

当年胡歌对此几次提出质疑,但自负的副队长不但不听取,反而嘲笑他的幼稚。

两具成年人的完整尸骨,给所有人设下了思维圈套。

所以,当那个孩子拖着条废腿前来自首的时候,所有人都如同突然遭受了一场巨大噩梦的洗礼,惊讶得说不出话。

惊讶,并且恐惧。

当他极为平静地讲述自己的杀人过程,记录员的手都在不自觉地颤抖。

【别小看未成年,他们的世界比你想象的要复杂、不可思议得多。】

胡歌吞掉王凯手里最后一瓣橘子,微扭过头去,水灵灵的萌眼看着王凯,语气里带着点儿讨欢和撒娇:【还要。】

王凯抽出一张纸巾擦擦手,【不给吃了,橘子吃多容易上火。】

袁弘实在不想再让自己这个灯泡亮下去了,起身整整衣服,拿起茶几上的警帽,对王凯好意“规劝”:【好歹是个混圈的,能不能在别人面前注意点。】

【谢啦。】这句是对胡歌说的,他对这桩案子又有了新的灵感。

 ————————————

【我好不容易休息两天,你密友还来‘视察’,能不能安心过个二人世界啊。】

胡歌噗嗤笑出声来,轻打了下王凯的肩:【这是突发情况,他只是工作需要嘛。】

【后天苗姐就要把新剧本带给我了……】王凯长叹一声,看着胡歌,一副生无可恋求安慰的表情,【歌歌。】

【啊?】

王凯怨念的眼神投过来,这小傻子怎么不懂他的意思呢。

王凯的委屈脸让胡歌觉得实在太好笑了,他凑上去,在王凯脸上“啵”了一个。

【行了吧?】

【不行!你这糊弄谁呢?】

王凯起身,钳住胡歌的下巴,加重力道吻了上去。

下巴上那一丢丢的疼痛,突然让胡歌想起了那天偶遇的兔崽子。

【不许笑我!】

他当时好像是这么吼自己的。

无礼又可笑的幼稚鬼。

【专心点。】觉察到人走神,王凯双手又扣住人后脑勺,胡歌的唇、舌很快就被攻城略地。

后天他的新剧本就到了。

胡歌环抱住王凯的腰,带着点不满和小脾气,也开始热烈地回应。

香甜的橘子味萦绕在两人的唇舌之间。

热恋中的人可能干什么都甜……


评论 ( 13 )
热度 ( 44 )

© ❤胡桐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