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桐桐❤

沉迷胡歌歌美貌…尤其这小妖精一被虐身就更勾人了😘站胡受向,爱虐歌文,咳咳我很疼他我不是后妈😁

【凯歌】只道寻常16

剧情能不能快点发展,我已经等不及要虐了……

听说写虐文才容易被人记住?

前文走tag→凯歌 只道寻常

还珠版凯歌衍生走tag→凯歌 还君明珠

————————————


我们能这样牵着手,在路上慢悠悠地走。

【凯哥你这几天拍戏怎么跟打了鸡血似的?】

【凯哥你在傻笑什么?】

【喂!王凯!又走神啦!】

拍戏活力四射,片场傻笑发呆,剧组觉得王凯最近一定是受刺激了。可王凯对此作出的回应只是嘿嘿傻乐,然后满面幸福地憨憨地回一句:【他要来探班了。】

 

近几日《伪装者》的戏份都在山上拍,路不好走,于是王凯决意亲自下山接胡歌。这天,胡歌把公司的事情都安排妥当后赶到约见地点,看到车停在山脚下的树林里,王凯正靠在车上低头摆弄着衬衣和裤子,胡歌不觉失笑。

王凯也听到了动静,抬头看到胡歌背着包包站在那里,歪着头好笑地看着他。

下一秒王凯就扑过去一把把人抱了个满怀,拥得胡歌差点上不来气。

他把脸埋在胡歌颈窝处,贪婪地吸吮他的气息。

【想死我了……】

胡歌窝在王凯怀里偷笑,而后清了清嗓,故意说道,【是吗?我可没有。】

【嗯?再说一遍?】王凯眯了眯眼,手顺带掐了下胡歌的腰,逗的人咯咯咯笑。

 

【我们还是快点出发吧,天快黑了,山路也不好走,凯哥还得赶夜场。】杨旸从车的驾驶座上下来,礼貌地笑笑,语气也极为温和。

显然刚刚并没有注意到车里还有人,胡歌一下子有些难为情。他松开王凯,不好意思地捋了下耳边的碎发,胳膊肘轻轻顶了一下王凯,【你怎么还麻烦人家……】

【没事,是我要来的。】杨旸微笑答道,而后转身进了驾驶座。

王凯冲胡歌讨好地笑了下,有些尴尬和无奈,没办法,确实是杨旸自己要求的,还主动要开新买的那辆越野。

 ————————————

杨旸在前开着车,凯歌二人坐在后座,一路上王凯的嘴就没闲着。

【你说怎么我接的戏你都看过原著啊?《琅琊榜》,《谍战上海滩》,】王凯掰着指头数,脸上是藏不住的得意,【盒盒你还最喜欢明诚你说巧不巧……】

【在那个公司还习惯吗?没人欺负你吧。】

【你走那么远的路,还背这么重的包——哇,全是点心啊?!】王凯摆弄着胡歌鼓鼓囊囊的背包,语气里是满满的惊喜,【哦哦你怎么知道我想吃你做的雪花酥了……】

人许久都没接他的话,王凯一扭头才发现身边的人早已白了一张脸,冷汗密布,嘴唇发青,身体也不住地发抖,拳头攥得紧紧的,眼睛死死盯着前座靠背。

【歌歌,怎么了?】王凯搂过人,发现胡歌真的是抖得厉害。他的手覆上人的额头,眉头紧皱,【没有发烧啊,是晕车吗?】

杨旸通过后视镜看了看两人,然后说,【我车上有晕车药,要不吃一些?】

【不……不用……】胡歌虚脱地摆摆手,而后紧紧抓住王凯的胳膊,头埋进王凯怀里,似乎只有那个地方能让他心安一些。

王凯也没有再问什么,只是把人往怀里又带了带,手圈得更紧了些。怀里的人紧闭着双眸,可还能看到睫毛不安地颤动。

他突然想起来袁弘之前跟他说过的,胡歌不能坐越野。

 

【杨旸,靠边停一下吧。我带他走上去,这也不远了。】王凯紧紧抓着胡歌冷冰冰的手不停搓弄着,想要把它搓暖。

杨旸也没再多说什么,只是嘱咐了句让王凯路上当心些,便开车离去了。

胡歌刚从车上下来,腿还发软。他靠在王凯身上,重重地吸气吐气,像是被人狠狠扼住脖子又突然松开的时候。

【对不起,我忘了你不能坐越野。】王凯心疼地擦擦胡歌额头的汗珠,用脸颊贴了帖他冰冷的脸。

胡歌逐渐平复下来,而王凯的话和刚刚自己的反应无一不是在提醒自己:对于那件事,他终究还是没办法释怀。他无法自控,即使有时候觉得那段记忆几乎已经烟消云散,却在遇到相同的情境时会再次喷薄而出,冲击着自己脆弱的心脏和胸腔。

想到那个可怖的夜晚,碰撞声、破碎声、尖叫声、救护车的声音……想到自己的命悬一线,想到病房里的灰心失意。

而更让自己崩溃的,是同事勉的离世……

一双桃花眼不觉噙了泪,胡歌转头把脸埋在王凯胸口,虽努力抑制,但还是能听出人那委屈的哭腔。

【好了,没事了没事了……】王凯轻轻拍打胡歌的背。

 ————————————

两人顺着山间小径慢慢走着,安静地连脚踩在树叶上的擦擦声都听得到。王凯牵着胡歌的手,每一步都走得踏实。

胡歌的心绪渐渐平复下来,跟着王凯的脚步,他的心神逐渐安定。

【太难得了。】王凯踩在碎叶上,轻叹了口气。

【什么?】胡歌没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我是说,这样的时光太难得了。】王凯冲胡歌温暖一笑,【我们能这样牵着手,在路上慢悠悠地走。什么都不用担心,不用躲,也不用逃。】

胡歌握着王凯的手力道又紧了几分。

当然难得。

这种在常人看来简简单单的幸福,对他们这对伴侣来说,简直是弥足珍贵。

 ————————————

其实,王凯作为明星的身份一直给胡歌一种莫名的压力,尤其是《琅琊榜》杀青宴的时候,他的同事们那句【有了王凯你少奋斗十年】,给胡歌一种莫名的不舒服。

他不想依偎在他的光环下生活,而是想跟他并肩而立,做这个世上唯一与他相配的人,做唯一有资格与他认识世界、感受生活、敬畏爱情的人。

他不想一人在前,一人在后,真正的伴侣,应该一同携手走到白头。

现在他用着王凯的,住着王凯的,觉得这不是一种平等的爱情。尽管胡歌有自己的工作,经济上可以独立,但迄今为止,他的工资对他们俩的生活来说根本没作什么大用处,换句话说,他挣多挣少,王凯也并不在乎,因为这丝毫不会影响他们的生活。不过,虽然他们两个都不物质,但胡歌还是希望能为他们俩的爱情做些什么,至少让他在工作上的打拼有一些存在感。

【凯哥,我想买套房子。】胡歌突然开口道。

【买房子?】王凯不解地眨眨眼,而后眼里瞬间显出了不满和不愿,【你要搬出去?】

【不是,】胡歌看着王凯的样子觉得好笑,【是为咱们俩买的。】

【我看过好多宣传册,有些地段、环境可好了,有的带花园不说,临近湖泊,还能看到天鹅。】胡歌眼睛亮亮的,兴奋地描绘着他们未来的图景。

【你喜欢直接告诉我就好了,我给你……】

【不,这房子我来买。】胡歌打断王凯的话,斩钉截铁地说,【必须我来买。】

王凯愣了一下,看着胡歌坚定的小眼神,旋即盒盒盒盒盒地大笑起来,直笑得直不起腰。

【你笑什么?!我认真的!】胡歌严肃道,有些生气。

【你这么着急,我会以为,你等不及要跟我结婚了盒盒盒盒盒盒……】

胡歌一下又羞又恼,却也找不到什么好话来反驳,情急中抬起长腿踢了下面前快笑昏过去的某人,【谁要跟你结婚啦!】

【那你急得买婚房?盒盒盒……】

【哪里是婚房!……】

……

铺满落叶的小径上,两人打打闹闹,一个追着打,一个笑着逃,原本静谧的林子瞬间充满了欢声笑语,周遭的土壤里都是蜜糖的味道。

 ————————————

【林姐,W传媒那边摄影师已经安排好了。】林沁如的经纪人韩君平递上资料,【好像是个新人,以前没有接触过。】

【是吗。】林沁如漫不经心接过档案,看了眼首页摄影师的基本信息介绍。

她顿了一下,旋即目光从文件上挪开,眉心微微皱了皱,思绪飘到了那个雪夜。

在北海道。

林沁如勾了勾唇角,冷笑一声,鲜红的指甲盖在档案封面反复摩挲。

 ————————————

【资料没错,他确实坐越野出过事。】车子转了个弯,上了柏油路,杨旸开着车在路上飞驰,扶了扶耳机,继续通话,【我还要他更详尽的资料,钱你定。】

【你只管查,我不会让你吃亏。但这件事你要帮我保密。】

【至于我知道这些要干什么,你就别管了。】


评论 ( 2 )
热度 ( 27 )

© ❤胡桐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