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桐桐❤

沉迷胡歌歌美貌…尤其这小妖精一被虐身就更勾人了😘站胡受向,爱虐歌文,咳咳我很疼他我不是后妈😁

【凯歌】只道寻常08

袁警官这样的男闺蜜请给我来一打。

人物不上升真人,勿扰勿扰!

前文走tag→凯歌 只道寻常

————————————


有种就别给我机会。

凌晨三点,巷子尽头这家偏僻的酒吧已没有什么客人。

那个难以沟通的家伙居然主动提出要见他,还把见面地点定在这奇怪的地方。

王凯心中虽疑惑,但还是推开了店门,往说好的包房走去。他带着黑色口罩,把帽沿往下压了压。不过前台的服务员早趴在桌上呼呼大睡,倒也没在意进来了人。

推开包间门,那位性格古怪的警官(至少王凯这样形容)站在落地窗前,似是沉浸在什么思绪中,一时没有注意他的到来。

【咳……那个……】

闻声袁弘转过身,连眼皮都没抬,便自顾自拉开椅子坐下。王凯一时不知所措。

【坐吧大明星,】袁弘给自己和对面的杯子里倒满啤酒,【别那么紧张,我又不是来审你的。】

王凯摘掉口罩,不明所以地坐下来,不过转念一想这位刑警大哥的密友已然是自己的恋人,倒也没什么好怕他的,底气也涨了几分。

【我明天有任务,想到你白天也抽不开时间,我特地把见面时间定在凌晨。考虑到你的身份,我费半天劲才找到这家门可罗雀网上都没挂名的酒吧。】

【之所以费这么多心思,是因为我要跟你谈的,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袁弘极为严肃的神情,把王凯弄得心里惶惶的。

他并不明白他们之间还有什么非常重要的事情可以谈。

【那个……袁警官,我刚收到一些剧本和合同,有些是明天就要给答复的。所以,你可以长话短说吗?】

【呵,大明星?】袁弘故意拖长语调,微歪头,嘴角挂上一抹冷笑,斜睨着王凯,眼里似是鄙夷和不屑。

却又瞬间收了一切表情,明显的愠怒开始显现。袁弘前倾身子,向王凯凑近一些。

【不可以。】

【不仅不可以,接下来我要说的,每一句,每个字,你都要记在这儿。】袁弘狠厉的眼神盯着王凯,用手指戳了戳自己的心窝。

 ————————————

胡歌仰躺在地毯上,五只小猫有的趴在他的胸口,有的乖乖躺在主人身边。胡歌温柔地抚着猫咪的脊背,眼神略带沮丧地望着天花板。

按理说这个点儿他早该睡了,可他偏偏睡不着。可能是恋爱中的人生物钟或多或少都会有所改变?

可那人本来说好回家过夜的,却突然打电话来说临时有约。胡歌眼睛瞟到餐桌上自己为他准备的一桌宵夜,不开心地蹙了蹙眉。

【喵嗷……】许是他手不经意的一用力把酱弟掐疼了,花纹小猫立马从他身上跳下来跑到别处。

【啊,对不起哦。】胡歌坐起身想伸手抱回酱弟,可小家伙已经跑到小六子身边卧倒了。

猛然起身让胡歌有些头晕,他揉揉太阳穴,模糊的光影却依然没有立即退离视线。

 ————————————

【他从前是刑警,我们是一个警校的。】

【但因为一次意外,他受了伤。】袁弘的声音几乎听不到任何感情色彩。

【什么意外?】

【车祸。】袁弘手指掠过面前啤酒杯的杯身,面不改色。

王凯却听得心惊肉跳。因为这些事,他从没听胡歌说起过。

【别告诉我你没发现他右眼上有伤疤。】

【呃,发现了,我……看到了,但没敢问。】本来想说吻胡歌眼睛的时候就看到了,但看看袁弘自始至终都紧绷的神情,王凯自动省去了状语。

【那场车祸是罪犯安排的,报复计划进行得很顺利。】

【报复?】

【刚从警校毕业的时候,我们就进了一个警队。他天生是刑警的料,】袁弘面上难得放松了些,添了一丝骄傲的神色,【他经手的案子就没有破不了的。想报复他的犯人能排满几十条街,发生这种事,自然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

袁弘的声音太平,太淡,可越是这样,越让王凯觉得恐惧,和后怕。

【车祸伤了他的眼睛,视力受损,他不得不退出这行。但那场车祸带给他的,不止是这么点伤痛。】

【他会不时头晕、恶心,有时突然发作了连路都走不了。不过这两年倒好像没那么严重了。】袁弘突然神色一凛,鹰一样的眼睛盯着王凯,【但你绝不能放松对他的观察和照顾,听到没。】

王凯愣了一下,旋即严肃地点点头。

渐渐地,气氛不再那么紧张和尴尬,袁弘淡定地讲述着胡歌从前的故事,王凯也认真地听着胡歌的故事。

于是,对于某些事情,王凯也就不必刻意掩着自己的好奇心了。

【那……袁警官,歌歌不当警察之后,你们还住在一起吗?】

【不,他离开警队之后,我们有段时间没有任何联系。】

【那你们又是怎么再遇上的呢?】

袁弘沉默了。

怎么又遇见的?

怕是这辈子,袁弘也忘不了那个冷彻心扉的雨夜……

 ————————————

胡歌坐在地毯上,垂着眼眸,微微嘟嘴,手指搓弄着自己的裤脚。

他当然知道,这样的日子以后是家常便饭。那人是明星,无数的邀约,无数的通告充斥着他每一天的工作。一年中若是能一起吃几顿晚饭,他都该偷着乐。

空荡荡的房间,冷清的空气中偶尔夹杂着些猫咪的鼾声,那一瞬间的孤独与清冷让胡歌不由想起了从前。

不论身处哪段恋情,他总是默默等待的那个。等对方回家,等对方吃饭……一直等,等到有一天,对方再也不回来了,再默默收拾自己的心碎。

胡歌甩甩头,骂自己在胡思乱想什么,又呸呸呸了三声,生怕自己“乌鸦嘴”抢走现在来之不易的爱情与幸福。

可是前两段败得一塌糊涂的恋情却还是不由得浮现在脑海。

 ————————————

【陈氏集团的老总听说过吧。】

【陈氏……】王凯在脑海中搜索,【陈坤?】

袁弘点点头,又继续道:【霍健华之前,是他在和胡歌交往。】

王凯哦了一声,并没有太在意,毕竟自己的恋爱史也不是干净的像一张白纸。现在他更在意的是接下来的故事情节。

————————我是回忆的分割线————————

那是四月份的一场大变天,雨水夹着雪粒来势汹汹。到了深夜雨虽然小了,但淅淅沥沥仍没停止,路上的行人纷纷裹紧大衣,步履匆匆。

一声刺耳的紧急刹车声划破道路上原本的寂静。

一个青年人张开双臂,站在一辆黑色轿车前挡住了它的去路。

就这么僵持了一会儿,车后座上终于走下来一人。他撑着一柄黑色的伞,不慌不忙地向青年人走去。

谁料刚走近,青年一把打掉男人的伞,胸膛因极度愤怒而剧烈起伏。许是淋久了雨的缘故,人整张脸都白似透明,只一双眼睛泪水盈盈近于红肿,苍白的唇不住颤抖,湿哒哒的发丝凌乱地搭在前额。

【为什么不回家?为什么不接我电话?为什么躲我?!】近乎于喊的质问,大声的苛责之下又将自己逼出了些泪花。

【别在这闹了行么。】

【他是谁?!】青年指着轿车内,后座上的一个年轻男子。【这就是你的理由吗?还是你作为衣冠禽兽的借口!】

【你以为你做的那些龌龊勾当……】

“啪”地一声,手掌与脸颊突然大力碰撞而发出的清脆声响,引得一些路人驻足观望。

青年重重地摔在地上,苍白的嘴角立现一抹鲜红。

【这是你自找的!】男人喘着粗气,气急败坏地骂道,【贱*货,你要是再敢纠缠,我保证你下场会很惨!】

车子绝尘而去,溅起的泥浆弄脏了青年的脸和脖颈。

 

偏偏就是这个鬼天气轮到他出警,袁弘气的想骂街。

天气这么糟糕,路上本来就没什么人。袁弘随意地转转,打算再转一条街就回去。

转过街角,突然就看到角落里躺着一个人。

倒也不是躺着,但人蜷成了一团。全身早已湿透。

【您好,请问您需要帮助吗?】袁弘蹲下身凑近,边问边轻轻抬起人的脸颊。

即使满脸泥垢,那轻颤的睫毛,高挺的鼻梁,还有……右眼上的疤痕。

是他!

三年未见,没曾想再见会是这样的场面。

【胡歌,胡歌!是你吗?】一瞬间,再次相遇的惊喜、对目前状况的困惑以及对眼前人的心疼,千百种情绪交织,袁弘声音颤抖,【胡歌!你醒醒,你怎么了?】

许是听到了耳旁的呼唤,青年缓缓睁开眼。

一双泪水未竭的桃花眼,只一眼便能让人心软化成水。

看着面前穿着熟悉制服的警官,看着那张阔别三年却再熟悉不过的脸,看着对方的眼神里满是关切和焦急,胡歌一时说不出话,泪水却再次无声滑落。

【不哭,不哭。】袁弘脱下雨披给人披上,又把人拉进怀里。

胡歌紧抓着袁弘的衣袖,像是抓到了根救命稻草,他把脸埋在袁弘胸口,哭到哽咽,泣不成声。

 ————————————

【他就是个恋爱白痴,懂么。】袁弘拿出一根烟点燃,也没抽,【他一旦认定了人,就愿意为他付出一切,甚至生命。不考虑回报,不考虑后果,只一心把自己掏给对方。】

【我知道你一定对他做出了很多承诺。但你确实是个明星,这是个无法改变的事实。】

【你们以后的日子一定会阻碍重重,聚少离多。作为圈外的一方,胡歌有些时候承受的压力要比你多得多。】

【不论怎样,只要你一心一意,真心爱他,就足矣。】

【你要是敢欺负他,我绝对会以公徇私。】

袁弘吸一口烟,缓缓吐出,【我说到做到。】

王凯手指摩挲着桌角,仔细回味着袁弘每一段的讲述。复又抬起头,看着神情低迷陷入深思的袁弘,抿起嘴角,【我一直以为警察面对任何事都是英勇无畏的,】

【可袁警官,是有情不敢言吧。】

袁弘沉默了一阵,没做反驳,把自己面前的啤酒一口闷了。咂咂嘴道,

【有种就别给我机会。】

 ————————————

今晚与袁弘谈话的信息量太大,王凯需要时间去慢慢消化。

【有些事,他不对你说,是因为他觉得没有必要。】

【但我对你说了,你就不能再装不知道,把自己当成他过去的故事的旁观者。】

袁弘的每句话,每个字,他都记在心里。每个故事,都让他坚定,他绝不能让胡歌再受半点伤害。

 ————————————

本来助理是要直接拉他去公司的,可王凯坚持要回一趟家。

进了家门,一眼就看到地毯上已然进入睡眠状态的五猫一人,还有旁边餐桌上一点儿没动的丰盛的晚餐。

王凯蹑手蹑脚地走近,敏感的猫儿们立刻醒了,倒也没闹,都十分乖巧地给王凯“让路”。王凯想把胡歌抱回卧室,可刚把人捞进怀里人就醒了。

【唔……你回来了……】声音软糯软糯的,显然是还没完全清醒。

王凯笑了笑,转而又一脸严肃地“训斥”道,【怎么在地上睡,不怕着凉?】

【哼,冻死我算了。】胡歌别过头。这人,明明是自己爽约了,回来还要教训自己。

看胡歌那可爱的模样,王凯笑出声,【你冻死了,谁给我做宵夜啊?】

【笨蛋,我不回来你不能自己先吃晚饭吗?】

【怎么能饿着肚子等一夜呢。】

【我以后赶通宵的时候多着呢,你自己能行么。】

【小傻子,以后别这么傻好不好……】王凯在人额头落下一吻。

【凯哥,你怎么了?】胡歌抬头,不解地看着王凯,今天这人说话有点怪。

【……】

【我饿了。】


评论 ( 8 )
热度 ( 51 )

© ❤胡桐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