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桐桐❤

沉迷胡歌歌美貌…尤其这小妖精一被虐身就更勾人了😘站胡受向,爱虐歌文,咳咳我很疼他我不是后妈😁

【凯歌】只道寻常04

心疼歌歌嘤嘤嘤,炸毛凯凯是hin可爱哈哈哈

人物不上升真人,勿扰真人勿扰真人。

前文走tag→凯歌 只道寻常

————————————


❤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

胡歌下了飞机,雪比他预想的要大。他背着一小背包拉着行李箱,走了很久才走到目的地。

看到大门,他欢喜地跑过去,却被两个保安拦了下来。

【粉丝探班时间已经过了,回去回去!】

胡歌没多说什么,他掏出手机,正要打电话时,听到有人叫他。

【胡歌!】

胡歌抬头,一个穿着艳艳红衣的女人朝这边走来,与周遭白雪相映成辉。

【红姐好啊。】胡歌笑得眉眼弯弯,【我以为你们拍夜场呢,结果这么早就收工啦?】

【你怎么来了。】女人一面问一面和保安大叔解释,拉着胡歌进了场地。

【今天是他的生日啊,我来送惊喜。】胡歌拍拍自己的行李箱。

【你……没提前跟他说?】

【说了是送惊喜了,当然没跟他说。哎他现在在哪儿呢?】胡歌迫不及待,东张西望寻找起来。

【哎,】郁红扳过胡歌的肩膀,【你说你也是,来也不提前打个招呼……】

郁红微笑早收了起来,取而代之的是一脸凝重。

【红姐,你怎么了?】胡歌看着这位经纪人的表情,觉得她怪怪的,【他说你们拍摄场有酒店。就这栋楼吧?你告诉我,他在哪个房间?】

郁红拧了眉,她看向胡歌,对上那双在夜色中依旧清澈明亮的眼睛,又马上低下头去。

【你做的够多了……】

【什么?】胡歌眨着眼睛疑惑地问。

像是在下什么决心,郁红深深吸了口气,看着胡歌被冻得红红的脸蛋儿,嘴唇抖了抖:【他在……243房间。】

【啊!谢谢啦红姐!改天请你吃好吃的!么!】胡歌拉着行李箱兴奋地跑跳着离开,还给郁红来了个飞吻。

女经纪人留在原地,红色大衣的衣角被风卷起。

胡歌的背影渐渐远去,她抬头,看着酒店2楼那个亮着灯的房间。

她掏出手机。

【他来了……正往你房间去,】她本来有很多话想叮嘱,但作为经纪人的理智与果断占了上风,干净利落地给自家艺人下了“命令”:【摊牌吧,别瞒了。瞒下去对你没好处。】

郁红点燃一根烟,微小的火光在寒风中摇曳。

 ———————————— 

吃过晚饭后,坐在沙发上,王凯双眼就紧盯手机屏幕,目不转睛。

微信消息栏里【歌歌】和【苗姐】两个对话框依旧毫无动静。

歌歌到了没有?苗姐查到了没?

怎么这么久,歌歌应该没事吧。苗姐应该快了吧。

一大男生应该没什么好担心的。苗姐手上信息那么多查个人应该不困难吧。

这是咋了我真是我的天哪我想睡觉可我不瞌睡啊。

啊啊啊……

唉唉唉……

沙发上,两个靠垫外加一个缩成奇怪形状的生物。

———————————— 

在按下门铃之前,胡歌深呼吸好几次。

我该做什么表情?微笑?还是搞怪一点?要不吓他一下?嘻嘻……算了,唱个生日歌?要不还是直接拥抱一下吧?

想到这里胡歌的脸微微红了。

“叮咚——叮咚——”

243房间的门缓缓打开来。

【Surprise!!】胡歌笑颜灿灿,开心地手舞足蹈。扬起来的手就快碰上开门人的鼻梁了。

可开门的人,没有预想中的惊讶、惊喜,甚至连半分情绪都没有。

人面上波澜未惊,只看着胡歌。那眼神,乍看陌生,细看似还有几分同情?

【华哥,你怎么了?】胡歌放下手臂,乖乖不乱跳了。

人没答话,屋内却响起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健华,谁啊?】

女人边问边走到门口来,穿着雪白的浴袍。

那雪白狠狠刺了一下胡歌的眼睛。

这个女人很熟悉,好像在哪儿见过似的。

【沁如,对不起,有些事要处理,你先回隔壁。】男人依旧面无表情,手松开了门把手,往屋里走,步履沉重。

女人临走时还对胡歌上下打量了一番。

胡歌能想象自己现在的形象,衣帽上落着雪,一双手冻得红彤彤的,还拉着一个行李箱,背上背着一个老土的包包。他没敢看那女人的眼睛,却不由生出一股深深的自卑。

胡歌的大脑还处于混乱的状态中,踏入243房间。没有了雪白浴袍的影像,没有了第三方的干扰。就只剩他和他。他的面前、眼中,此刻全部都是那个人。

那个他日夜心心念念做梦都想见到的人。

【认识她吧,】房中的男人终于开口对他说话了,【林沁如,圈子里最有名的电影制作人。】

可能吧。可能认识,他可能在杂志或是什么地方见到过那个女人。

可这想说明什么,那个女人和他们俩有什么关系?

【胡歌,】男人转过身来,刚对上胡歌的眼睛,就又心虚地躲开,他深深叹了口气,眼神中是满满的无奈,【你知道的,我一直想进军电影界。】

【我……】男人喉结上下动了动,却没能吐出一句完整的话。

【等、等一下,你先别说。】胡歌手忙脚乱地打开行李箱,【这是我做的点心,都是你爱吃的……起码是你以前爱吃的,我,我不知道你现在还爱不爱吃……】胡歌着急忙慌地一袋袋拿出来,他的手抖得不成样子,【雪花酥,我多加了奶,糖少搁了两块,我知道你不喜欢太甜;这个,红豆糕,红豆是我亲自熬的……】胡歌吸吸鼻子,他以为是冻着的缘故,却惊觉自己的泪水已经啪嗒啪嗒毫无顾忌地打在手中的盒子上了。

他着慌似的胡乱抹去脸上的泪珠:【还有这个,你、你都爱吃……】

【以前你借给我用的钱,我会让郁红打给你的。】男人这话平淡如水,不带任何温度。却一下子让胡歌住了所有的动作。

【胡歌,我……】

没有让男人说完那句话,胡歌转身跑出了房门。

他用力地跑,发狂地跑。他害怕得不得了,只想着逃,逃离这个可怕的噩梦。

如果这是梦的话。

 ————————————

【胡歌!】

酒店大厅,叫了一声,发现胡歌根本没有停下来的迹象,郁红跟着跑过去,【胡歌!胡歌!】

女经纪人从后面死抓住胡歌的背包,【胡歌你冷静一下,听我说。】

胡歌大口喘气,也不跑了。任由郁红抓着他,他看到酒店地面上倒映着自己狼狈不堪的模样。

郁红猜到了摊牌之后所有的可能性,所以她一直在酒店大厅候着。还是和刚刚一样,作为经纪人的冷静的头脑剔除了一切易惹是非的情谊道德。

【你得理解,胡歌。】郁红努力平复刚因跑步而急促的呼吸,【你知道的,华他一直想进军电影界。】

【而林小姐,没人比她更懂电影运作了。她有一手的人脉,一手的资源。】

可你有什么呢,胡歌。

你什么都没有啊。你只有那令人发笑的真心和期冀。

胡歌自嘲地笑笑,惹得郁红一阵心寒。

【除了华借你的钱数,我还会给你打100万。】郁红说道,似乎是恳求的语气,【只要……只要你不去媒体那里闹……】

在听到女经纪人那句恳求时,胡歌的泪水又一下子涌上来。

委屈,他真的好委屈。

努力抑制住声线的颤抖:【钱不用打。你放心,我不会阻他的路。】

 ————————————

这一夜王凯醒醒睡睡,好不容易打了一高质量的小盹,醒来发现已经半上午了。划开手机,微信消息栏依旧没有任何动静。

说好的到了告诉我一声呢?说好的还要给我发虐狗的照片呢?

“叮咚——叮咚——”

【谁啊——】王凯大嗓门地喊了一声,却没人应。

【嘿,mmp。】边怨念边去开了门。

那人憔悴不堪的样子一下子闯入视线。苍白的脸颊毫无血色,不知是被冻着还是哭过的缘故,红红的双眼雾气蒙蒙,似是微醺的桃花,在风中摇摇欲坠。

就在王凯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人就一下子软了身子倒进他的怀里,不住地发抖,还不停的吸鼻子。

啥也顾不上反应了,王凯一把将人抱起,脚一踹,把门关住,径直向卧室走去。

刚给胡歌掖被子,王凯的手机就响了。

来电显示是胡苗。

王凯接起电话来根本没给经纪人先开口的机会,随之而来的愤怒的低音炮似乎要把天花板炸裂了:【人名!人名!告诉我TM到底是谁!】


评论 ( 13 )
热度 ( 47 )

© ❤胡桐桐❤ | Powered by LOFTER